2020年10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法治政府
9 6/9 5 6 7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29个省份开通企业开办一网通办平台
· 打出“一减一公开三提升”政策组合拳
· 聊城推行包容审慎监管
· 青海百余项惠民补贴实现社保卡一卡通发放
· 严厉打击通过操纵市场恶意规避退市行为

国务院发文推动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
严厉打击通过操纵市场恶意规避退市行为

( 2020-10-16 ) 稿件来源: 法治日报法治政府
  □ 本报记者 周芬棉

  为加快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国务院日前发布《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通过十七条举措,明确了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总体要求,并为此作出了系统性、有针对性的部署安排。
  专家认为,《意见》是今后一段时间,相关部门推动上市高质量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发挥资本市场基石作用
  上市公司是资本市场的基石。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是推动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加快完善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内容。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在当前贯彻落实国务院“六稳”“六保”部署之际,《意见》明确提出要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正当其时。今年以来发生的新冠疫情冲击了实体经济,当前发展经济首要的是离不开企业,离不开市场主体,而其中的关键少数就是近4000家上市公司,它们是企业中的娇娇者,是经济发展的主力军。它们的内部治理如何、发展质量状况,直接影响我国的营商环境、全民族经济核心竞争力,它们是科技创新的主体,是创造就业的压舱石,是增加税收的摇钱树,是公众投资者的聚宝盆。
  用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蒋大兴的话说,中国的上市公司是中国最好的企业。在中国当下,爱护企业,就是爱护百姓,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就是帮助百姓渡过难关,就是帮助国家渡过难关。
  “上市公司质量的高低,不仅仅是上市公司及其股东所关注的重要问题,更能反映出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整体产业、科技和制造能力所能达到的水平,是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综合实力的集中体现。”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樊健博士直陈,《意见》的发布抓住了当前经济发展的关键所在。
加大公司退市监管力度
  一个企业,从IPO上市,到经营发展,如果最后成了资本市场中的“烂桃子”,就必须将其清出去。
  《意见》提出,要推动上市公司做优做强,首先要支持优质企业上市。在当前科创板实施注册制创业板试点注册制之时,《意见》提出,要全面推行、分步实施证券发行注册制。优化发行上市标准,增强包容性。
  中介机构担负着企业IPO的职责,是资本市场的把门人。《意见》要求加强对拟上市企业的培育和辅导,提升拟上市企业规范化水平。鼓励和支持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企业上市。
  其次在其整个经营过程中,《意见》提出完善三方面制度。第一是,促进市场化并购重组,充分发挥资本市场的并购重组主渠道作用,鼓励上市公司盘活存量、提质增效、转型发展;
  第二是,完善上市公司融资制度,主要是完善上市公司再融资发行条件,研究推出更加便捷更加多样的融资方式;
  第三是,要健全激励约束机制,完善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制度,在对象、方式、定价等方面作出更加灵活的安排。使企业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樊健说,只有上市没有退市,资本市场就不可能持续,有入就有出,流水不疏。《意见》提出,要严格退市监管,完善退市标准,简化退市程序,加大退市监管力度。严厉打击通过财务造假、利益输送、操纵市场等方式恶意规避退市行为,将缺乏持续经营能力、严重违法违规扰乱市场秩序的公司及时清出市场。
  同时拓宽多元化退出渠道,畅通主动退市等上市公司多元化退出渠道。
聚焦违规担保突出问题
  蒋大兴认为,健全公司治理水平、推动并购以及融资便利化、提高违法违规成本等都是上市公司目前面临的焦点问题。
  《意见》提出三方面突出问题需要引起关注并解决。一是积极稳妥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问题,二是严肃处置资金占用、违规担保问题,三是强化应对重大突发事件政策支持的问题。
  其中最突出的问题是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问题。刘俊海说,这个问题是上市公司发展过程中长期遇到的老大难问题。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内部控制人,这三类人在这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他们规范运作,不占用公司资金,不将公司作为提款机,公司就能不断发展,他们违法违规,公司就会出现大问题。
  《意见》要求,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相关方不得以任何方式侵占上市公司利益。对已形成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问题,要限期予以清偿或化解;对限期未整改或新发生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问题,要严厉查处,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蒋大兴对于《意见》提出的“依法依规认定上市公司对违规担保合同不承担担保责任”给予充分肯定。他说:“这个安排更加科学。在违规担保情形中,上市公司本身属于受害者,还要承担责任。实践中一些法院的判决甚至变相要求上市公司担全责,是很荒唐的做法,完全没有理解公司法关于对外担保的规定。”
  蒋大兴认为,在上市公司领域,要更多贯彻违规者自己担责的理念,才能促使上市公司理性行为,不要把上市公司当成深口袋,谁都可以掏一把,可以吃大锅饭。
制度短板亟须尽快补齐
  西安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楼晓认为,《意见》提出一些举措如发挥股权投资机构在促进公司优化治理、创新创业、产业升级等方面的积极作用、大力发展权益类基金、国有企业依托资本市场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重大突发事件政策应对机制等,都需要进一步细化具体规则和制度,才能落地有效。另有一些重要举措如何落地才是关键问题,比如,《意见》提出的建立多部门共同参与的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处置机制、严格执行分层次、差异化的股票质押信息披露制度、加大执法力度等举措。
  刘俊海认为,有些制度短板亟须尽快补齐。比如,最高法应出台示范判决司法解释,明确示范判决选定标准、效果评价等,使示范判决能真正起到同案同结果的效用;证券法中规定了收购,但是关于反收购,至今是制度空白,需要及时制定;又比如,上市公司股东代表诉讼需要尽快激活;关于揭开公司面纱等需要出台公司法解释的问题,应尽早提上日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