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1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文苑
9 8/9 7 8 9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梨花雪,琼瑶枝
· 水墨画 
· 自媒体
· 雪飘
· 苏秦的发奋读书与张仪的锲而不舍
· 马克思的语言长翅膀
· 一杯敬红门一杯敬凯旋(外一首)
· 祝福明天

梨花雪,琼瑶枝

( 2019-01-13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文苑
高岳
  □ 季宏林
  北风一天紧似一天,寒流一次次袭来,小寒一过,仲冬便算来临了。清晨,薄雾消散,天空像一面擦亮的镜子,视野开阔多了,能眺望到远处的山峰。
  人们穿上棉衣,戴上棉帽、手套,系上围巾,抵御着寒流的侵袭。外出的行人,顶着凛冽的寒风,缩着脖子,佝偻着身子,旋风一般地赶路,像翩翩起舞的树叶。
  多年来的生活经历,使老农摸透了老天的心思,彼此有了感应和默契。汉子挑担稻谷去邻村的碾米房,担回来两蔑萝白花花的米,剩下的糟糠用来喂猪。去几里外的油坊,兑回几十来斤的香油。夏收后,农人将菜籽送进油坊,领回一个小本子,每隔一段时间,去油坊兑换一次香油。油坊里没有先进的机器,纯粹是传统的老手艺,榨出来的油特别香,几里路之外都能够闻得到。
  沟塘里的水抽干后,农家餐桌上,除了大白菜、萝卜外,还多了一些鱼虾。藕塘被翻了个底朝天,像被炮弹轰炸了一遍,露出千疮百孔。比起夏藕来,冬藕要老扎得多,吃法颇多,藕片拌糖,炒藕丝,藕炖稀饭,藕煲排骨汤。冬藕储藏时,表面须裹上一层泥,既起到保鲜的作用,又能防止被冻坏。
  狂风肆虐,吹得枝叶纷飞。大冷天里,人们早早上了床。风愈急,夜反而显得更静。窗外,风一阵比一阵猛,带着尖厉的哨音。细听,风中夹杂着各种声响,有门环拍打的啪嗒声,有农具倒下的哐当声,有器物摔碎的哗啦声,有树枝折断的咔嚓声。寒气无孔不入,随着呼啸的哨音潜入室内,被窝里的人将整个脑袋缩进去,心里有一种预感,大雪快要来了。清晨醒来,觉得外面出奇地静,一夜寒风吹走了一切东西。室内亮堂堂的,墙壁像被刷上了一层雪白的石灰粉。打开门,向外探出脑袋,雪花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雪花,似飞絮,似鹅毛,漫天飞舞,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走在雪地里,脚下发出吱吱的响声。人过后,身后留下两行深深浅浅的脚印,很快又被一层新雪覆盖。松树,针叶青翠,繁密,被雪裹得严严实实,俨然成了一座雪峰。树枝,竹枝,都凝结着一层冰雪,枝条不堪重负,发出一阵嘎嘎吱吱声。一阵风吹过来,雪扑扑落在地上,枝条如释重负,长长地伸个懒腰,顿觉轻松了许多。
  雪花落进河里,转眼间就消失了,河水变得混混沌沌,河道也越来越窄。渡口,黑色的台阶,被大雪完全覆盖了。渡船积了一层雪,仍能分辨出大致的轮廓。赶集的人迎着风雪,陆陆续续赶到渡口,抖落身上的雪花。乡亲们彼此招呼着,嘴里呼出一阵阵白色的雾气。船家费力地扫去积雪,解开缆绳,摇起双桨,船儿缓缓地驶向对岸。
  雪住后,乡亲们忙开了,扫去门前的积雪,清除房屋上的落雪,摇落树枝上的残雪。孩子们跑过来,也跟着像模像样地扫雪,到底还是耐不住性子,一会后,便扔下扫帚,跑开了,三五个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奔跑着,欢呼着,震得枝头上的雪簌簌飘落。
  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大雪似一床厚厚的棉被,覆盖住油菜、麦苗,不仅冻死了害虫,还源源不断地给庄稼提供养分。虽说大雪封路,出行不便,但农人心头却乐开了花,来年又是一个丰收年。
  大雪天,喝两杯小酒,暖和暖和身子,是件必不可少的事。俗话说:一人不喝酒,两人不赌钱。那就这样吧,今天我上你家,明天你上我家。都是乡里乡亲,不需要客套,一切安闲随意。支起酒精炉子,来个锅子,白菜炖豆腐,一旁备些粉丝,香菜,菠菜,外加一碟花生米。
  围炉而坐,举杯对饮,室内暖意融融,屋外大雪纷飞。其实,再平淡无奇的生活,也从不缺少雅致和诗意。

(作者单位:安徽省无为县公安局交警大队)  
漫画/高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