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要闻
9 1/9 ****处理标记:[Page]时,数据源为空。 **** 1 2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筑牢化解矛盾纠纷第一道防线
· 习近平出席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举行的欢迎宴会
· 标题新闻
· 严厉打击全面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
· 坚决打好“基本解决执行难”总攻战
· 扩大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和律师调解试点工作
· 公安部推出6项便民利民措施
· 2018年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主观题考试成绩11月30日公布
· 不让踏实守法民企变成弱者
· 法治乌兰牧骑策马扬鞭大草原
· 图片
· 已要求有关单位暂停相关人员的科研活动、对违法违规行为坚决予以查处

筑牢化解矛盾纠纷第一道防线
重庆打造新时代人民调解工作升级版

( 2018-11-30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要闻
吴晓锋
  □ 本报记者  吴晓锋
□ 本报通讯员 彭 毅

  “小事简事到社区,大事难事找街道”几乎成了重庆市两江新区大竹林街道居民们的生活信条。
  如果人们要问居民们为何如此信赖街道?
  “知情到,快中稳;敢直言,止纷争;巧方法,找朋亲……”他们会指着贴在街道调解委员会墙上的“三字经”作答。
  “人民调解,调解的是矛盾纠纷、调顺的是民心民意、稳定的是发展环境,是破除历史周期律、推进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举措。”重庆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德宽说,人民调解要坚持调防结合,切实做好新时代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工作;要坚持属地原则,及时就地化解,切实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和萌芽状态;要坚持人民调解为人民,打造新时代重庆人民调解工作升级版,为法治建设、平安建设作出新贡献。
巩固基层健全调解网络
  江隆乾是大竹林街道人民调解员,他给《法制日报》记者讲述了很多“三字经”故事。
  江隆乾告诉记者,近3年来,大竹林街道调解委员会积极建立两级调解组织结构,成立大竹林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和5个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聘任兼职调解员94名,加大了对全街道矛盾纠纷的调处力度。同时,街道注重分类指导,将调委会选优配强,合理配置资源,为将矛盾化解在基层、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提供了组织保障。
  “巩固夯实人民调解基层基础,推动和发展人民调解专业专职是我们做好调解工作的保障。”江隆乾说,村居调解组织处于一线、贴近群众、了解民情,是化解矛盾纠纷的第一道防线和主力军,镇街一级则是化解矛盾纠纷、实现“矛盾不上交”最为关键的一环。
  在这样的氛围里,大竹林街道人民调解硕果累累。

  下转第七版
  上接第一版
        在几次重大矛盾发生时,街道调委会都第一时间指派专业人民调解员赶到现场调解,使纠纷解决“都自愿,显公平”。
  做到“矛盾不上交”,考验的还有基层人民调解员的素质。除了大家熟知的《幸福马上来》电影中原型人物——人民调解员马善祥和他的“老马工作室”,重庆永川区“乡贤评理堂”里也有一群高水平、高素质的基层人民调解员。
  陈久述就是其中一位。
  今年49岁的陈久述,是永川区隆顺村人人尊敬的老党员和“热心大哥”,为人公道正派,深受村民敬重。
  “乡贤评理堂”是重庆巩固基层、建立健全调解网络的又一具体体现,为陈久述提供了发挥平台。
  多年来,他主动帮村民调解矛盾,并有了自己的“调解经”——《陈久述调解案例汇编》。汇编里一首首调解诗,是对每一次调解的总结,仅仅一年半时间便有118首,内容包含交通事故纠纷、损害赔偿纠纷、婚姻家庭纠纷、生产经营纠纷等等。
  “以德服人固然重要,但不能以德代法,调解工作还得时刻以法律为准绳。”陈久述自学了合同法、婚姻法等法律。
  正是有了许许多多“陈久述”们的存在,让这个调解网络光彩熠熠。
整合资源创新调解机制
  开创人民调解新局面,需要建立健全完善的组织体系,但怎样让人民群众优先选择人民调解来解决矛盾,重庆有进一步探索。
  “不打官司不花钱,碰到纠纷找调解员。”重庆江津的陈大妈逢人就说。
  陈大妈年龄大了,摔个跤,就成了重伤。无奈,只得去医院就诊。医院检查诊断左股骨颈骨折。随后,她便在医院进行了左侧人工髋全髋关节置换手术。
  然而,手术后,陈大妈出现了股四头肌麻痹、左下肢膝关节僵硬、左侧大腿内侧麻木等症状。经过两年康复治疗,仍遗留左下肢部分功能障碍。
  “这是医院问题!我找他们赔偿5万元,可他们一再推卸。”即使事情已经解决,陈大妈说到此处,依然有些愤慨。
  “还好,我找到区调解中心。”陈大妈抛开不愉快,“他们一听我讲,就给我安排得好好的。”
  “我们听她说完事情始末,就按纠纷性质‘分诊’,带她到医疗纠纷行业调解委员会。调解员为她提供了医疗损害赔偿的法律咨询,并从专业角度辨析了她的病情及医疗机构医务人员所应承担的义务。”调解中心石平说。
  经过反复调解,最终双方达成协议,并在中心里的巡回法庭进行了司法确认。
  仅半天时间,陈大妈就完成了所有的手续,拿到了属于自己的赔偿金。这是重庆江津“1+N+3”矛盾纠纷化解体系快速化解行业纠纷的一个案例。
  石平解读说,“1+N+3”中的“1”即一个区人民调解中心大调解工作平台,“N”即建立重大矛盾、医疗卫生、道路交通等N个专业性行业性调委会,“3”即建立法律援助工作站、“诉调对接”数字化审判法庭、警务室3个工作保障服务机构,从而形成一个多元矛盾纠纷调解平台。
  除了江津,重庆永川创新推出的“1+8+X”工作模式,渝北创新推出的“1+5”工作制度,渝中、沙坪坝等地探索建立的访调、诉调、警调对接工作机制,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衔接联动机制,均成为重庆开创人民调解新局面浓墨重彩的一笔。
普调联动增强调解效能
  人民调解坚持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是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载体。无论是健全人民调解网络,还是创新调解工作机制,重心都在于外部化解。如何从根本上预防呢?
  通过工作实践,重庆有了自己的结论——要增强人民群众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自觉性,把普法工作贯穿于调解工作的全过程。
  “我们重视发挥‘调解一案、教育一片’的社会效果。”重庆市司法局基层处处长彭得峻说。
  近年来,重庆推出一批立得住、叫得响、做得好、过得硬的人民调解先进典型,并结合“法润社区·司法同行”专项行动、“金牌人民调解”品牌建设,推进电视栏目+人民调解的模式,着力打造具有标杆和示范效应的人民调解品牌。
  今年,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司法局整合人民调解与法治宣传,成功处理了一起劳动纠纷。
  重庆酉阳县官清、亮垭污水处理厂等三标段项目工程因洪水将部分围墙冲毁,导致工程长时间停工,十多名农民工工资及相关人员工程款被拖欠。
  2018年工程复工,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前来阻拦,称不结清欠款就不能复工。
  酉阳县重大矛盾纠纷调解中心迅速派人到现场调解。调解员收集相关材料,通报清欠工作开展情况和进度,并结合实际对农民工进行法治宣传,得到了他们的理解和支持,矛盾得到缓和。
  紧接着,调解人员进行走访调查,联系到项目负责人,核实项目工程总欠款,并与相关责任单位衔接交涉。最终,化解了这起长达4年之久的信访难题。
  “在群众心里面埋下法治的种子,将法治的力量发挥到最大,结果往往事半功倍。”酉阳县司法局局长冉燕毅深有感触地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