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茶楼
17 13/17 12 13 14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脚”与“路”
· 得失寸心知
· 凤仙花小记
· 万物皆有光

得失寸心知

( 2018-10-21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茶楼
  □ 张尔豪
  得失寸心知,“得”指成功,“失”指失败,“寸心”指内心,这句话是说文章其中甘苦得失作者心里最清楚。在中华民族漫漫长河中,就涌现过一批或在当世心“得”而名失,或在当世名“得”而心失,却均在后世流芳千古的人。
  谈到这样的人,笔者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陶潜。陶潜认为“只要能领会琴中之乐,何必在意琴之音呢?”这便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风度。陶潜从小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养成了厌恶虚荣、不慕富贵的高洁之性。这种个性影响了他的仕途,陶潜不为五斗米折腰而毅然辞官归乡,留下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千古风骨。仕途不顺,但陶潜保持一颗得失寸心知的本心,当世人不知,百世人相赞。
  陶潜不光仕途多舛,就连他超凡卓绝的诗作在当时的文坛上也默默无闻。陶潜诗平淡如水,美源自其内心之所悟,但这并非一无波澜,如老庄入定般无悲无喜的情感,而是既怒且喜的汹涌情愫在儒释道调和下所达至的无我之境。可当时诗风所向多偏于玄言诗,乃多阐述玄佛哲理的诗歌,故陶潜诗在当时的文坛只是墙角数枝梅。但数百年后唐朝的到来,人们突然发现陶潜这般的诗风是多么朴素而至美,陶潜才被拉入历史的舞台。细思量,笔者认为此乃陶潜的诗风太具超前性,提前抵达了文坛之巅,而不被蒙昧的众生所接受,这客观上也促成陶潜虽无身前名,而有身后名的史实。我们其实也不必为陶潜感到伤心,虽然生前无名,但那“但使愿无违”中的得失寸心知,在他心中已是一份满足,更是一份自信,终有一日会大放光彩。
  古有陶潜失身前名而后名,今则有得身前魂而失魂。当《边城》发表后,沈从文先生名震文坛,评论界也大赞其文之幽美,云其文如牧歌式、田园式,乃纯文学之喜怒哀乐。但沈先生却对此等评论大为失望,表示人们都没读懂其内心之声。当众生沉迷于湘西的热情中时,又有几人发现这么一个问题:在边城中无坏人,却酿就了悲剧,为何?答案就在边城中,人人都不了解对方,都想为对方好,却反而毁了对方。在文学上有两种悲剧,一种是《水浒传》《巴黎圣母院》此类,书中有高俅、红衣副主教这种奸恶之人而使悲剧发生,而另一种则是《边城》这种没有坏人而产生悲剧的悲剧。没有坏人,却是悲剧,这是作者对社会生活的哲思,这是大悲啊!《边城》蕴含了沈从文的一把辛酸泪,然而,在当时,却未有几人深悟于其中,悲哉,沈先生的《边城》虽获其名却精髓未现,这对沈先生绝对是一种知音难觅之痛,得失寸心知,名“得”却心不得。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昨日之日,这是陶潜心中的幸福,沈从文心中的凄楚;今日之日,这更启发我们要去追随自己的本心,不因外界的烦扰而轻弃梦想;明日之日,应笃信寸心知,则天定知、地定知、人定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