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茶楼
17 13/17 12 13 14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脚”与“路”
· 得失寸心知
· 凤仙花小记
· 万物皆有光

“脚”与“路”

( 2018-10-21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茶楼
  □ 王乾荣
  20世纪90年代红极一时的诗人汪国真,写下名篇《山高路远》。此诗之所以著名,只在于其中两句话:“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篇中其他句子,像“如果大山呼唤我,我就走向大山”云云,都是些略显平庸的口号,没啥诗味。
  要说“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这样的睿语,以脚比路,以人比山,想象奇特,真是富含哲理。所以,它自汪国真胸中涌出以来,即被人赞誉有加,繁复吟诵,连习近平都引用过,因此成为更著名的名句。
  汪国真说的路,似乎比岳飞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意味绵长得多——岳将军才奔波了八千里就哀叹;我的脚,却可以走无限长的路。屈原的“路漫漫其修远兮”,仿佛也不及汪国真那“更长的路”长——屈大夫的“修远”,也只是修远;我的路,却是没有“最长”,只有“更长”。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或可将中国文学史上名家所咏之“路”,统统比下去。张九龄“不辞山路远,踏雪也相过”,上官昭容“懒步天台路,惟登地肺山”,均不过玩玩而已;沈彬“九衢冠盖暗争路,四海干戈多异心”,步履为“异心”所乱,当然无路可走;张祜“万里边城远,千山行路难”,只看到“路难”,无视了“脚长”。王绩“为向东溪道,人来路渐赊”,赊即长远,仍仅为叹路之迢迢而难行也。
  您瞧瞧,恍惚间令人觉得,竟然没有一位咏路的大诗人,其路之意味,比得上汪国真的气魄——汪之路长至没个尽头,它只比脚“短”那么一点点儿。诗人汪国真,实则是暗说路之漫长,明赞脚之伟大也。
  这令人想到鲁迅的话:“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不怕的人的面前才有路”。鲁迅没有说“脚”,但这两句话中都提到“走”——走不还得用脚嘛,有脚即有路。
  山也是。都谁写过高山?我挑几句吧。
  李白“青冥倚天开”“举手可近月,前行若无山”;李贺“碧丛丛,高插天”;辛弃疾“山头明月来,本在天高处”;纳兰性德“山重叠,悬崖一线天疑裂”……均是极言山之高的。好像没人写珠穆朗玛峰,其时之骚客,没见过珠峰,所以写不了。而今人已数百次登顶珠峰——立于珠峰之巅,人即高过世上最高的山。
  所以,如汪国真言,“没有比人更高的山”。这实际上赞颂的是人的顽强攀登精神,大有“人定胜天”的雄志。
  而“人”和“山”的比高,在我看来,仍是“脚”与“路”的关系。没有脚,如何踩出路?没有路,怎能登上山?即使在珠峰100米长的90度绝壁处,勇敢者也造了“梯路”以攀登——他们若离开路,乘飞行器到了顶上,虽然也比山“高”了,但英雄气概没了,得不到人们的尊崇。
  有人问登山者为啥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儿。”山在那儿,就是对人的无言挑战。一些强人不信那个邪,就要登得比山还高,令山“服气”。
  人凭着这股子精气神,把“路”开到了大洋——那“脚”就是船。人进而把“路”开到太空,登上月球拜访了嫦娥,还要去火星,乃至于更加漫远的深处——那“脚”,便是宇宙飞船……
  人真“能个儿”呀!所以,即催生了“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这箴言。当然这话不是汪国真写出的,其原创者,是一位叫鲍卢森的美国探险家。不过汪先生机敏地将其化为己有,犹如毛泽东活化李贺“天若有情天亦老”句一样,令广大汉语读者得以结识之,膺信之,也算一大功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