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0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人大立法
13 9/13 8 9 10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我亲历的防震减灾立法
· 为电子商务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保障

我亲历的防震减灾立法

( 2018-09-04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人大立法
  阚珂
  1975年2月4日晚上7点多,辽宁省海城、营口地区发生了7.3级地震。这一天的白天,我办完了调转回城、户口转移、粮食供应关系转移等手续,即将离开农村结束知青生活。地震发生的当时,我刚刚吃过晚饭正在整理行李,准备第二天早晨赶往县城,乘火车回我家乡吉林省延吉市到工厂里当工人。我下乡的吉林省敦化县距离震中有700多公里。我们住的房子是为1968年第一批来的知青建造的,他们回城后又安排我们来居住。地震时房子有轻微晃动,电灯小幅度摆动。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地震。
  过了一年多,1976年7月28日凌晨3点多,又发生了唐山7.8级大地震。这次跟上次大不一样了。虽然我们那里距离震中很远,但气氛非常紧张。那段时间,为了预防我们当地发生地震造成人员伤亡,居委会安排各家各户每天晚上轮流值班,一旦有震情,就叫醒大家及时躲避。
  唐山大地震中受伤的人员,是分送到全国多地救治的。我在延吉火车站看到,由于无法从火车的车门抬出来,伤员的担架都是从火车的窗子抬出来的。我家离延边医院只隔了一条不宽的马路,我看到汽车把伤员从火车站陆续送到医院救治。40多年前的这一幕幕仿佛就在昨天,令人心痛。
  2001年11月2日下午,我随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出访北非拉美5国来到古巴。我们代表团刚刚抵达,50年不遇的特大飓风就登陆了古巴哈瓦那。5日傍晚,刚从飓风破坏最严重的巴拉德罗市指导救灾工作回到哈瓦那的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哈瓦那国家饭店与李鹏举行会谈。会谈从古巴的飓风谈到了1976年的中国唐山大地震,双方交流救灾经验。李鹏告诉菲德尔·卡斯特罗:那时他在北京供电局工作,他们是在地震当天去的唐山,抵达后立即抢修电力。一些在地震中被困在400多米地层深处的煤矿工人,在恢复送电后安全返回了地面。那次地震时有万余名开滦煤矿工人在井下作业,他们奇迹般地生还了。听到这里,我很惊疑:发生这样的大地震,竟然在距离震源最近的井下工人可以生还?我们对地震未知的东西太多了!
  人生的经历是不可预知的。就在唐山大地震20年后,我参与了防震减灾法的立法工作,与防震减灾法结了缘。1996年夏天,为了借鉴国外的经验,制定好防震减灾法,我与国家地震局的同志一同前往美国考察。那时,我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处秘书组工作。我们这个部门负责全国人大常委会每届五年立法规划的制定和每年立法计划的安排工作,一些法律草案在安排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前要由我们先提出意见。提前介入法律的制定工作、了解情况,对我们履行好职责、当好参谋助手是很必要的。
  美国洛杉矶、旧金山一带是美国地震活跃的地区,那种震级小、人体感受不到的地震经常发生。在洛杉矶美方专业人员向我们作介绍时,地震自动监测机器显示在当地刚刚发生一次地震。据介绍,为了防止地震发生时造成人员伤亡,他们那里对住宅的结构设计和住宅建筑使用的材料都有严格的防震要求,这样,发生地震房屋可能变形但不会倒塌,不会对人员造成严重伤害。这对我们制定防震减灾法是一个很好的借鉴。
  在这之后,我又多次应邀到国家地震局,听取法律起草工作进展情况的介绍,与他们一起研究完善草案稿,商量做好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相关准备工作。经过国家地震局和国务院法制局等部门的共同努力,几易其稿,形成《中华人民共和国防御与减轻地震灾害法(草案)》后,我们及时将这个草案安排在1997年8月的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上初次审议。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审议意见和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的意见,对草案作了修改完善。其中,将草案规定的“保护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修改为“保护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这在法律上确定了“防震减灾工作要把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这一重要原则。后来,我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分工负责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和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也都确定了这一原则。这就是说,在人民生命安全和国家财产安全这两者之间,要把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1997年12月29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二审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防震减灾法》(根据会议意见对法律名称作了简化——笔者注)。法律明确规定,防震减灾工作,实行预防为主、防御与救助相结合的方针。法律设专章对地震灾害的预防作出规定,要求建设工程必须按照抗震设防要求和抗震设计规范进行抗震设计,并按照抗震设计进行施工。
  在防震减灾法自1998年3月1日开始施行10年后,2008年5月12日下午2时28分,我国发生了四川省汶川8.0级特大地震。那时我正在北京奥组委参加第29届奥运会的筹备工作。我从中央电视台播报的消息中得知,地震发生2小时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就乘飞机赶往震区。晚上7时10分左右,我在下班驾车回家的路上,从随同总理到震区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李涛的报道中得知,总理一行乘坐的飞机已经抵达四川省成都市。李涛报道说,飞机从北京起飞后,温家宝总理就主持召开紧急会议,部署抗震救灾工作。我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局的局长,与李涛很熟识。我从新闻工作的角度马上想到,在当今媒体这么发达的情况下,广播与电视、纸媒相比还有自身的优势,它不需要特殊的条件,有一部手机就可以及时发出报道。
  四川省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2008年6月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听取了国务院关于这次地震救灾及灾后重建工作情况的专项报告并通过决议,对继续做好地震灾后恢复重建的各项工作提出了要求。
  在四川省汶川地震5个月后,2008年10月,国务院在及时总结防震减灾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了修订防震减灾法的草案。当年12月27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审通过了修订后的防震减灾法。法律修改的着重点是,进一步强化地震灾害防御体系建设,提高防震减灾专业队伍的服务水平、建设工程的抗震设防水平、政府统一领导防震减灾工作能力、民众应对地震灾害的能力,减少地震灾害造成的损失。值得一提的是,修改后的法律对提高学校、医院等人员密集场所的建设工程的抗震设防要求、加强农村民居抗震设防管理工作、鼓励和引导志愿者参加防震减灾活动等问题作了专门规定。在法律修订通过后的第一时间,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众介绍法律修改的主要内容。我主持了这场新闻发布会。
  今年5月28日,我家乡吉林省的松原市宁江区发生了5.7级地震。这之后,余震不断。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防震减灾法执法检查组专门赴吉林省检查防震减灾法的贯彻实施情况。地震是一种人类不可抗拒自然现象,地震预报还是个世界性难题。从以往发生的地震和防震减灾法的要求看,在地震发生前,对人民群众、对学校等单位来讲,防御和减轻地震灾害须做三件事:第一,建设工程一定要符合抗震设防要求。第二,要进行防震减灾知识的宣传教育。第三,学校、医院、工厂等人员密集场所要有地震应急自救、救援方案并进行演练。开滦煤矿万名工人能生还,很重要的是他们事前就有自救、救援方案,遇到大地震能做到不慌不乱,依照方案有序地撤到地面。这是非常宝贵的经验。我衷心希望通过这次执法检查,能够促进防震减灾法得到进一步地贯彻实施,使人民群众能够安全放心地生产、生活。
  (作者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