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1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要闻
9 1/9 ****处理标记:[Page]时,数据源为空。 **** 1 2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疏解工作有如嫁闺女
· 《习近平关于总体国家安全观论述摘编》出版发行
· 发布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试行)》 《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试行)》《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令(试行)》
· 用“红墙意识”凝心聚力不懈奋斗
· 村务监委会成新时代乡村治理标配
· 国家安全,你我共同来努力!
·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
· 司法部机关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会议部署2018年机关党的建设工作
· 图片新闻
· 国航CA1350航班挟持乘务员事件成功处置

疏解工作有如嫁闺女
“动批”的疏解之路

( 2018-04-16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要闻
 编者按 
  北京市西城区,辖区50.7平方公里,中南海就坐落其间。紧靠“红墙”,决定了西城人特殊的使命和责任,也逐渐让其形成了独有的“红墙意识”——绝对忠诚、责任担当、首善标准。
  从今天起,本报连续推出三篇报道,展现北京市全体党员领导干部和广大市民群众践行“红墙意识”,以实际行动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京华大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的生动实践。 
  □ 本报记者 王斗斗
  采访“动批”(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疏解工作,常听一个字,难。
  有多难?
  “动批”这地儿,太来钱了。
  支张桌子,架个铁锅,卖炒面。不足两平方米的摊儿,一年能挣多少?
  能养活一家老小十口人,还能剩三五十万。
  有个离婚官司,夫妻俩有个“动批”摊位,法院过来调查,仅是几年租赁权,就作价50万。
  “动批”地处北京市西城区,共有市场12家,摊位1.3万个,从业人员超4万人。
  触动这么多人的奶酪,何其难哉!
1
  李秀生“本能”怕下雨。
  1995年,他初到北京,在“动批”卖衣服。租的地下室,一遇下雨,漏得稀里哗啦。
  每天凌晨4:30,起床,出门,赶头班车。到“动批”,整6点。赶上下雨,摊位也跟着哗啦啦,“那时还是大铁棚子”。
  雨天可影响荷包进账?李秀生一笑:“媳妇出去打货,我卖货。有个月,媳妇拿了八九千块钱去上货,一个月没回来,一直在工厂。那个月,滚了50多万元的货款。”
  从上世纪80年代初的地摊,到铁棚子,再到进厅、进楼,“动批”逐步发展壮大。
  这几年,李秀生也在燕郊买了房,可他总觉着不咋顺心:“电商兴起,实体受到挤压,这些年,店铺在走下坡路。”
  让他不顺心的,还有工作环境。
  他的摊位,只有3平方米,层层叠叠,全是衣服,站的地儿都没有。除了吃饭、上厕所,让邻居帮忙看一下,李秀生从早到晚,深“埋”摊中,喘不过气。
  “商场小道一米多宽,全是人,空气混浊不说,最担心发生踩踏,长期在这种环境里,寿命肯定得短几年。”李秀生说。
  比屋里空气更糟的,是市场周边环境。
  周边邻居给“动批”浓缩了6个字——脏乱差、吵闹堵。几个即景,挑战底线:
  黑车黑摩的遍地,小商小贩横行,执法矛盾加剧。
  拉货声、鸣笛声、叫卖声,令周边居民苦不堪言。
  “动批”交通,是北京知名堵点,治理多年,没用。
  大量群租房、违法建设出现,安全隐患突出。
  西城区算了一笔账:“动批”年均带来经济效益约6000万元,政府支出的管理费用年均超1亿元。
  随着城市发展,批发业与首都规划愈发格格不入。2013年12月,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成立,


  下转第四版
  上接第一版
        并提出“八字方针”,即转型、撤并、调整、升级。
  “当时,我们还没勇气直接叫‘动批疏解指挥部’,八字方针未提及‘疏解’,也没有任何时间表。”作为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北京市西城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孙硕说,即便这样,都觉得很难。
2
  难,有着多方原因:难在民众不解,难在政府不是法律关系主体,难在无任何先例可循,难在社会抗力巨大。
  还在观望、犹豫之际,习近平总书记的“2·26”重要讲话,为大家注入了强大信心和力量。
  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北京时,明确了北京新的功能定位,提出“调整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要求。
  “动批”疏解,箭在弦上。
  2015年1月11日,天皓成服装市场闭市,成为第一家闭市市场。
  小到摊位,大到市场,疏解与腾退,牵涉诸多利益调整,如何实现各方均衡,着实考验政府治理智慧。
  “要成功疏解,最关键是,要理清疏解背后的复杂关系。”孙硕说,拆迁中,政府直接购买所有权,是法律关系主体,但疏解不是。“动批”的房子先由产权方租给市场方,市场方再租给一手商户,商户间还能多次转租。
  这其中,政府是什么角色定位?
  全面统筹——面对问题、困难,一个一个研究、解决,不论是政策协调,还是资金筹措。
  支持产权方发挥市场主体作用——明确政府和产权方双主责机制,让产权方主动承担疏解责任,落实疏解任务。
  为多方疏解创造平台和条件——搭建四方会谈机制,建立沟通交流平台,用时间化解各方矛盾,用对话寻求各方共识。 
  创造性开展工作——探索产权换疏解、税收推动、运用政府引导基金、减量平移、股权收购、“腾笼”与“换鸟”同步等多种模式,共同“解扣”。
  保障各方合法利益——商户有困难,提出合理要求,政府就是他们娘家。市场方如果补偿不到位,政府和他们急。但是商户如果漫天要价,政府坚决不支持。
  法律关系理清了,还得讲究疏解方法:
  不能简单粗暴,封门断水又断电,而是真正为对方想办法、找出路。
  闭市不是“一刀切”,而是“渐进式”。两年里,12家市场,分期、分批腾退。用时间获取各方认同,以时间赢得大家接受。
  啃“最难啃的骨头”,胆子要大,步子要稳,“一楼一策”,精准把脉,精细操作,才能实现多赢谢幕。
  “依法行政、有情疏解是我们推进工作的主线。”孙硕解释说,每个市场的历史、实际情况不一样,每个楼的疏解都是创造性开展工作,但是保障商户基本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是疏解工作的出发点。
3
  2017年11月30日,“动批”最后一家市场——东鼎服装商品批发市场闭市。
  提起“动批”人,孙硕语带哽咽:“‘动批’人真的很可爱,特别感谢他们。他们到这的时候,不少是豆蔻年华,二三十年下来,已经四五十岁,青春和汗水都留在了这里,‘动批’也回报了他们敢于探索、拥抱市场的成功。”
  随着东鼎闭幕,“动批”疏解划上句号。但在孙硕看来,还远未结束。“还要划好,两个圆。”
  对于“动批”商户来说,疏解是上半圆,下半圆是:希望他们去得了、待得住、活得好。
  “我们的娃娃是个好娃娃,就是不适合住在北京二环边上,不适合生长在首都核心区了。”孙硕说,天津河北的固安、廊坊、白沟、西青、涿州,我们都跑遍了。“闺女嫁出去,不能不管。” 
  而对于“动批”疏解出来的三四十万平方米来说,疏解也是上半圆,下半圆是:实现“腾笼”之后的“换鸟”,实现高精尖经济结构转移升级。
4
  李秀生现在很满足。
  他在燕郊东贸商城,租了间20多平方米的店铺。“当天搬过来,就有生意做。”
  每天下午四点半,李秀生下班,骑车五分钟,到家。过去陪伴家人的“奢侈”,现在每天都能享用。
  2019年,李秀生曾工作的聚龙商城,将变身全民健身中心。而整个“动批”区域,将打造成北京金融科技创新示范区。
  新的生活,开始了。
  4年。12家市场闭市。
  一段浓缩时光里,有一条红线,贯穿始终—— 
  绝对忠诚。北京市西城区委、区政府一直把“动批”疏解当成重中之重。贯彻党中央精神,完成党中央国务院交给的任务,不是停留在口号上,而是以更大决心、更大勇气、更大气力,以党性和血性,咬定目标,苦干实干,并在实施中早见成效、大见成效。
  责任担当。面对“最难啃的硬骨头”,如果懒政无为,国家和社会就会继续在矛盾中裹足不前。西城区委、区政府敢于担当责任,勇于直面矛盾,坚持依法执政、依法行政,“疏”有力度,“解”有温度,努力交出满意答卷。
  首善标准。坚持做到没有“较好”只有“更好”的首善标准,精益求精,不断创新,努力使首都核心区静下来,使街巷美起来。
  “红墙意识”,既是西城区贯彻落实“四个意识”的集中体现,也是西城区党员干部把“四个意识”转化成听党指挥、为党尽责的实际行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