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1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法学院
13 10/13 9 10 11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万仙”云集:康大女校长就职仪式侧记
· 清代审转程序的制度与权宜
· 王室生活更像是一场真人秀
· 口香糖就像城市里的牛皮癣
· “单身社会”成为日益显著的现象

“万仙”云集:康大女校长就职仪式侧记

( 2017-09-13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学院
  □ 郭烁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看到一两百人,身穿红、绿、灰、蓝、金等诸多颜色的礼袍迈步走向康奈尔大学新任校长就职仪式广场,我脑子里显现的是金庸各种小说里经常出现的七十二岛主、三十六洞主之类“万仙大会”的场景。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其实就职仪式在2017年8月24和25日两天里,内容丰富,有各种展示、论坛等,当然高潮就是25日下午两点开始的就职仪式(Installation Ceremony)。康奈尔大学新任校长玛莎·波拉克(Martha E. Pollack)是跟随大部队最后一个入场的,听司仪在大喇叭里介绍说,本次盛事,有如下几股势力登场:1.本校十余个学院的领导自不必说(请注意,美国大学的学院一般外延极广,多的有一百多个系,比如我有一个朋友学传播学的,居然下设于农学院,我迄今没弄明白是什么情况);2.各个兄弟院校代表,这个占了大头,不仅有康大常春藤的其余7个弟兄,哈佛、耶鲁、哥大、宾大、布朗、普林斯顿、达特茅斯,美国其余大部分有头有脸的院校也都在受邀观礼之列;3.各个学会代表,如:美国历史学会、高校董事联合会、高校教授联合会等;4.康大校董事会成员。
  康大第14任校长玛莎·波拉克是少有的女性人工智能、计算机科学专家,本科在达特茅斯学院,硕士博士都在宾大,在来康奈尔担任校长之前是密歇根大学的教务长、副校长。另外,美国大学这个教务长(provost)的头衔非常特殊,一般是仅次于校长的二把手,诸多副校长都要排在其后。
  程序方面,波拉克是被校董事会投票推举为校长的。校董事会的权力很大,选举新校长即是之一。校董会主席罗伯特·哈瑞森(Robert Harrison)介绍说,他们成立了一个校长遴选委员会,经过约半年的考察和繁琐的程序,终于从密大找到了这位女教务长主政康大。当然,由于康大和密大在历史上渊源甚深,哈瑞森在发言的时候,是这样描述波拉克遴选记的:“我们去密歇根问,你们有没有能用的人啊?就好了。”全场哄笑。对了,哈瑞森在介绍波拉克之前,还短暂回顾了一下之前历任校长的执政亮点。在说到第11任校长杰佛利·雷曼(Jeffrey S. Lehman)的时候,还特意点名说就是在他的任期内,康大同“中国、亚洲和中东”开始了广泛的联系。
  事实上,美国高校董事会制度内容杂驳,不知国内研究高等教育对此有没有深入研究。比如康奈尔大学董事会现有主席一人,副主席两人,执行主席一人,其余校董有56名。常设11个分委会,各有分委会主席1至3名。但不同于国内大学校董的非富即贵,我竟然发现了一个学生校董,通过竞选产生,貌似还是华裔,名叫Dustin Liu,曾经担任大一新生以及性少数群体代表。以及一个中国知名人士,贝恩资本亚洲区董事总经理竺稼(Jonathan Jia Zhu)先生,他是康奈尔大学法学院应用法律博士(J.D.)。我搜索了一下,竺先生身世传奇、励志。他是文革之后第一届高考考生,后来在郑州大学、南京大学读完本科、硕士,在康奈尔大学毕业后曾供职于知名律所及摩根史丹利。于2016年新增选为康大校董。
  康奈尔大学创始人康奈尔在1868年的一句“任何人、任何学科”成为了这所大学的校训:“我将创办一所任何人在此都能获得所有学科教育的学府。”(I would found an institution where any person can find instruction in any study)这话现在就挂在康大官网醒目的位置上,并以各种形式在就职仪式上被反复提及,其实背后的精神就是“自由”二字。
  在波拉克发言之前,先后有本科生代表、校董事会主席、研究生代表、教授代表、行政人员代表及兄弟院校代表发言。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校内四位代表似乎商量好了,口径惊奇的一致:感谢、希望。共同特点是我印象中每个人的发言时间没有超过两分钟,甚至是一分半钟,绝不喧宾夺主,太有分寸感了。另外,两个学生代表外加一个后面诗歌朗诵环节的人选都是黑人,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政治正确。
  倒是常春藤兄弟院校代表,达特茅斯学院校长菲利普·哈伦(Philip Hanlon)发表了比较长的讲话。其中提到和波拉克校长共事时的愉快经历以及达特茅斯学院和康奈尔大学源远流长的友谊(康奈尔大学1865年建校,是常春八校中的小兄弟,唯一一个内战后建校的,比哈佛大学甚至晚近两百年)。我猜请他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波拉克是达特茅斯的本科生(达特茅斯学院的计算机专业非常强,Basic语言即诞生于此,有着宁静美丽的精致校园),她的成功也是母校的骄傲。
  今天的就职典礼在康大地标之一、艺术四方庭(Arts Quad)内进行,一时华盖满院。这个四方庭的东西两端,分别矗立着首任校长、“康奈尔的亲密战友”,怀特先生的雕像和康奈尔本人雕像,两两相望。尤其是就职演说台就设立在康奈尔的鼻子底下,是想让这位学校创始人做个见证么?
  波拉克的长篇就职演说,主要有两部分内容:一方面是以康奈尔纽约科技校园的建造和发展;另一方面就是间接回应了一下十多天前发生在弗吉尼亚大学所在地夏洛茨维尔的白人种族事件。她说永远要记住康奈尔是“任何人”的大学,与白人至上主义、反犹主义等绝不相容。有色人群、犹太人、性少数者、国际学生,永远是康奈尔社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之前逛弗吉尼亚大学的时候,顺便看了下杰弗逊墓地。杰弗逊说自己这辈子最好的决策就是创立了UVA。细想起来,这话其实非常霸气,能说、敢说这话的人不多。为这所大学出钱出地的康奈尔参议员想必也算一个(类似还有创立宾大的富兰克林)。
  还有教师代表,计算机科学的退休教授,现康奈尔大学Dean of the Faculty(大概就是一个大学资深学术成员,大体职能是负责人员的招聘、留任和发展)查尔斯·范·劳恩(Charles Van Loan)最后说(大意),推动康奈尔一路前行的,是在自由精神指引下的规则和秩序——他把法学教授应该说的话都说了。这是不是对我们也应该有所启发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