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1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综合新闻
13 2/13 1 2 3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积极创新司法协同机制
· 图片
· 加快推进改革工作落地生根
· 辰溪100余乡贤化身“和事佬”
· 九华,那久违的梆声……
· 张高丽出席中国-东盟博览会开幕式并发表演讲
· 上海落实公证办理“最多跑一次”
· 安徽推司法行政改革三个全覆盖
· “砥砺奋进的五年”系列报告会第五场报告会在京举行
· 履行法定义务 弘扬法治精神
· 充分发挥司法职能作用积极服务和保障京津冀协同发展
· 做好新形势下人民法院各项工作
· 曹建明会见希腊、埃及、莫桑比克、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巴勒斯坦五国总检察长
· 呼伦贝尔产业园区边防排火患

九华,那久违的梆声……

( 2017-09-13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综合新闻
  □ 江志伟
  我的童年,是在故乡江南一个小城度过的。不知为什么,直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每一次闪回般地想起它时,总会幻听到孩提时更深夜静的清脆梆声,以及压低了嗓门却极具穿透力的“防火防盗,家家平安”的吆喝声。梆声送我渐入梦乡,梆声伴我长大成人。印象中的梆声,比抒情歌曲还要多情,比甜言蜜语还要温馨。
  有天晚上,好奇心促使我对这梆声探个究竟。于是,陪着挑灯纳鞋底的外婆,一边看小人书,一边等待着梆声的响起。灯花挑了一次又一次,上下眼皮打了好几次架,终于等来了熟悉的梆声。
  我一下来了神儿,赶紧跑到大门边透过门缝瞪大双眼使劲看。空寂无人的夜街上冷冷清清,一名白发老人,手电筒用绳子捆住斜背在腰间,一手提着竹筒做成的梆子,一手挥着木棒不紧不慢地敲打,梆声如空谷幽鸣般悦耳。昏黄的路灯把他的身影投在石板路面上,不一会儿就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只听到渐渐远去的梆声和吆喝声。
  我跑回屋里,告诉外婆我的见闻。外婆说:“他是个好人。心地不善良,是打不响这个梆子的。”
  我记住了这个画面,更记住了外婆的话。后来,学校放寒假要求每个学生到街道居委会做件好事,我二话没说就自告奋勇地选择“打更”。居委会的大妈们和我的小同学们都惊呆了——别人想的都是打扫街道、出墙报之类的事儿,怎么他这个小鬼头却想干这个苦活呢?有两个小伙伴怀着好奇心,硬要与我作伴,其中一位心灵手巧很快就用竹筒做成了梆子。头天晚上一试,果然像模像样,只是那男低音我们三个人怎么模仿都不像,被居委会主任评价为“怪声怪气”。第二天开始我们就改成了童音原声,三人轮流吆喝,越喊越有劲,因为他们都听我讲述过外婆的那句话,敲响了梆子就证明我们是好人。
  离开故乡后,从古城走进新城,从小城镇走进大城市,求学、深造、工作,就再也没有听到过梆声了。直到前几年去九华山采访夜宿九华街时,才猛然于梦乡听到久违的梆声。待我断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随即翻身跳下床,推开窗户循声望去,看到浓浓月色浸泡着的山路上,一名和尚身穿僧袍边走边敲着梆。我陶醉在这画面中,儿时的记忆一下子涌上心头。想起白天在九华山公安局采访,听说他们自建立消防科、成立僧尼消防队之后,平均每年要扑灭火警四五次,消灭隐患十多处,连年被评为防火先进单位的事迹,我想:这些佳绩中应该也有这“梆声”的一份功劳吧?
  走笔至此,忽见电视荧屏上出现了“火险等级”的字幕报告,心中一喜:这不就是那另类“远去的梆声”的现代版么?虽然荧屏里没有梆声,没有吆喝声,但是,透过那字幕,我分明听到了一声声男低音:防火防盗,家家平安……
  啊,全民消防,生命至上!不管是30年,还是300年,我都难忘那久违的梆声……
(作者单位:安徽省黄山市作家协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