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0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中国武警
13 10/13 9 10 11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砺剑明斯克
· 坚定维护核心 自觉看齐追随
· 武警森林部队组织官兵参观建军90周年主题展
· 提高部队正规化管理水平

砺剑明斯克
中白“联合盾牌-2017”联合反恐训练目击记

( 2017-08-03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中国武警
  图①为参训官兵开展楼内捕歼犯罪分子训练。                  高超摄
  图②为参训官兵开展交通工具捕歼犯罪分子训练。                           谢析搏摄
  □ 本报通讯员 谢析搏
  丛林深处,高大的白桦林将阳光遮蔽得严严实实,大小不一的泥塘、横倒在地的枯木、硕大长脚的蚊虫随处可见。突然,一阵阵刺耳的枪声打破了丛林的宁静。
  此时,全副武装的武警“猎鹰”突击队员、中尉高超正半蹲在一棵粗壮的大树旁,凝神观察前面的“敌情”。尔后,他用手语向白俄罗斯搭档瓦吉姆发出行动提示。入伍第八年,这是他第一次到国外参加联合训练。
  据中白“联合盾牌-2017”联合反恐训练中方领队、武警部队参谋部训练局副局长刘志军介绍,这是中国武警部队首次与白俄罗斯内务部内卫部队进行联合反恐训练。
  此次联合训练于7月11日至18日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市近郊举行,采取混合编组、训研结合的方式,分技战术训练、课题训练和综合演练3个阶段展开。中白双方各派31名队员参加,其中,中国武警部队派出“猎鹰”突击队参加,白内卫部队则派出3032快速反应分队参加。
课目设置凸显实战理念
  在白3214部队越障训练场一角,错落有致地摆放着堑壕、矮墙、高板、W型独木桥、四阶高低桩等障碍物。“虽然部分障碍物与国内越障训练有些相似,但这里更强调带着战术背景训练。”武警“猎鹰”突击队员、下士李航直言。
  “越障训练一般作为体能训练课目进行,但在此次联训中则作为战术基础课目进行。”刘志军介绍,以通过堑壕为例,参训队员需要对准30米处的矮墙投掷2枚手榴弹,且不能穿过矮墙中的方洞,其战术背景就是把矮墙模拟成敌方坦克予以摧毁,如果不能投中,则需要返回堑壕再次进行投掷。“这个课目最大特点就是贴近实战,把越障课目作为战斗中必须完成的战术动作进行训练。”
  事实上,整个联训都带有战术背景。之后组织的分队战术射击训练更是战火弥漫、敌情不断。
  火力压制射击,要求参训队员从疾驰骤停的装甲运兵车中下车,奔赴射击地线,对100米以外集团目标实施射击;房屋清剿射击,要求参训队员紧急突入情况不明的房屋,在运动中对不同方位的2个劫持人质靶和2个歹徒靶实施射击;交替掩护射击,要求作战小组按照掩护、占领、射击、撤离的战斗动作,并且在多于4个隐显目标同时显示的情况下,对200米距离内远近不同的目标实施射击;丛林搜索射击,要求作战小组先行完成丛林搜索任务,尔后对100米外目标进行交叉射击……
  “参加训练,就如同经历了一场反恐实战。”武警“猎鹰”突击队员、下士陈鹏兴奋地说。
  “实战化的标准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用刘志军的话说,这次联训课目设置最鲜明的特征,就是像立旗子一样“立起实战化的标准”。
  “战斗中,我方一名队员受伤,需立即救护撤离!”在开展战伤救护课目训练时,白内卫部队教官在演示动作要领时,整个身体深深趴在地上,匍匐前行中始终把脸部一侧贴着地面。
  据中白“联合盾牌-2017”联合反恐训练中方指导组成员、武警部队参谋部训练局参谋肖鹏介绍,无论是单兵自救互救,还是多人协同救护,均强调在战斗状态下组织实施。特战队员只有最大限度隐蔽自己,才有能力实施救护。
  实战氛围无处不在,战斗随时打响。7月15日,在丛林追剿恐怖团伙行动中,火光四起,枪声不断。白3214部队15名官兵模拟“蓝军”,采取伪装设伏、多点袭扰、布设雷区、武力抗击等方式,与联训分队进行对抗,检验锻炼了参训官兵在陌生地形和复杂环境下的作战能力。
紧盯对手超常极限练兵
  守不忘战,将之任也;训练有备,兵之事也。
  “当前,恐怖袭击样式不断升级,反恐训练就要时刻紧盯对手,超常极限练兵,做到真练真训真准备。”武警“猎鹰”突击队副大队长李彦深有感触地说。
  7月16日,武警“猎鹰”突击队员、下士宋继龙虽然有思想准备,但全天的训练任务还是重得让他有点喘不过气。
  “一伙恐怖分子在某机场劫持飞机,需立即前往解救!”参训队员刚刚乘车抵达光明罗夏训练中心,就传来了敌情。宋继龙随作战小组,乘坐装甲运兵车赶赴事发地域。
  政策攻心无效,实施武力突击。作战小组立即对劫持飞机实施多点包围。宋继龙迅速攀爬占领机翼位置,利用机身飞速抵近,随后第一个突入舱门。然而,一进入舱内,里面的景象却让他猝不及防。
  “飞机机身是斜面的,强光灯时明时暗,还放了烟雾弹,眼睛根本看不清东西。”败走麦城的宋继龙对联合指挥组设置的课目难度印象深刻。
  据中白“联合盾牌-2017”联合反恐训练白方领队、战斗训练局局长阿塔·别克夫介绍,只有立足底线思维,模拟复杂险难环境,才能有效提升特战队员反恐作战能力。
  战事刚刚结束,天空中就响起滚滚雷声。正当参训队员准备休整时,联训指挥组又通报了新的“敌情”:“在某楼内发现恐怖分子窝点,派你部进行搜剿。”联训队员迅速登上坦克和反恐突击车,对恐怖分子实施围剿。
  “反恐战斗不会只选择在晴天打响。”战车上,武警“猎鹰”突击队员、上尉杨崇振深有感触地说。
  二层楼房上,发现情况有变的“恐怖分子”气焰嚣张地向特战队员射来一串密集的子弹。参训官兵立即实施火力还击。抵近楼房后,队员们兵分多路,占领有利位置,进行武力突击。经过近10分钟的激烈战斗,“恐怖分子”窝点被一举捣毁。
  时至下午4时,参训队员才吃上一口热饭。由于雨水打滑,一些特战队员在攀登时不小心扭伤了脚,不少特战队员身上刮蹭起了皮,但他们个个精神抖擞、斗志高昂。有多次出国参加联合反恐演训经历的李彦直言:“这次联合反恐训练内容更全、节奏更快、挑战更大,针对性、操作性也很强。”
  “训练是打仗的预演,就要像打仗一样训练、像训练一样打仗,把训练场变成危机四伏的战场,倒逼参训官兵发挥聪明才智、使出浑身解数,不断提高反恐作战本领。”刘志军的话一语中的。
并肩作战深化交流合作
  在参加联训的白方队员里,有一个1.6米左右的队员特别引人注目。他叫希尔盖,中尉队员,现年38岁,已经是3个孩子的父亲。作为搭档,武警“猎鹰”突击队员杨振一脸敬重地说:“你可别小看他,他可是拿过白内卫部队搏击健将奖章,而且还是个‘红帽’获得者。”
  白3032快速反应分队分队长那扎林卡·尤拉介绍,白俄罗斯内卫部队“红色贝雷帽”(简称“红帽”)选拔考核,是一项沿袭前苏联的传统赛事,每年春秋季各组织一次,至今已有25年的历史。要想获得“红帽”,参赛人员需要进行3000米轻装越野、制暴术、15公里武装越野、多种武器射击以及对抗搏击等项目的考核,每次通过率仅为10%至15%。
  知难而进、永不放弃是“红帽”精神的象征。白一名少校军官连续参加14次选拔比赛才取得“红帽”,当时已经43岁。而参加此次联训的白方队员里,有70%是“红帽”获得者。
  联合训练中,一些细节也印证了白方队员的过硬战斗素养:使用自动步枪中,在用左手上保险的同时,拉枪击推子弹上膛,有效提高了出枪速度;丛林追剿行动中,始终借助掩体做战术动作,收尾的队员把踩踏倒下的草一棵棵扶起来,防止自身目标暴露;作战小组注重精确指挥、有效协同、整体行动,发挥最大作战能力。
  与此同时,武警“猎鹰”突击队员也给白方特战队员留下深刻印象:在特别短的时间内熟悉掌握白方武器装备性能,并且在战术射击训练中取得优异成绩;针对不同地形结构,灵活使用长短枪互换,发挥了武器装备最大作战效能;注重身体灵活性和搏击技巧,有效弥补了绝对力量不足的“短板”。
  7月18日上午,以居民区搜索和抓捕武装犯罪团伙为背景的分队战术综合演练,是这次联合反恐训练的“重头戏”。
  联合指挥组不设行动预案、临机下达任务,中白参训官兵混合编组,乘坐5辆装甲车辆,采取集火打击、定点爆破、强行突击等灵活战术手段,对逃窜藏匿在居民区的多名“恐怖分子”实施清剿。经过近20分钟的激烈战斗,恐怖分子被一举歼灭。
  “中国武警,优秀!”阿塔·别克夫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汉语,向武警“猎鹰”突击队员竖起了大拇指。
  联合,无疑成为这次反恐训练的最大目的和收获。
  “从全球范围来看,国际恐怖主义活动依然猖獗,其本土化、分散化、网络化、常态化的特点日益突出,已经成为全球性非传统安全主要威胁。”刘志军说,此次训练中,不论是人员编组和组织训练,还是小组战术行动的指挥协同,始终体现联训联演,锻炼提高了双方指挥员联合分析判断情况、联合定下处置决心、联合指挥部队行动和分队的联合作战能力。
  “小心前面那两根绊线,注意枪口别碰到……”通过丛林雷区训练中,白方队员艾利克斯在地形复杂的地段和情况紧急的时刻,仍不时提醒初次接触此课目的武警“猎鹰”突击队员、中尉朱伟。在城区捕歼恐怖分子训练中,朱伟和艾利克斯更是相互掩护、亲如手足。
  临别之际,白方参训官兵来到中国武警特战队员的宿舍,大家依依不舍地拥抱告别。艾利克斯特意带来了白内卫部队徽章送给朱伟,朱伟则赠送给他武警“猎鹰”突击队徽章和带有中国文化元素的T恤留作纪念。
  “不说再见,我们期待来年相聚!”作为未来反恐战场上并肩作战的战友,中白两国反恐特战队员深厚的友谊在这一刻凝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