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法学院
13 12/13 11 12 13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民法典·人格权法暨合同法立法研讨会在武汉举行
· 牢牢把握社会主义法治的精神内核
· 刑事申诉律师代理制度改革恰逢新机遇
· 应当明确禁止并排除其所获证据
· 应对国家和国库法律地位加以规定
· 造成严重侵害后果时刑法有必要介入
· 以法明确形式瑕疵与违法之间界限

钱叶六就竞技体育伤害行为谈——
造成严重侵害后果时刑法有必要介入

( 2017-07-19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学院
  竞技体育,不同于以增进身心健康、掌握运动技能、休闲娱乐为目的的学校体育或者社会体育,是以竞赛为主要特征,以展现竞技者的运动竞技水平、创造优异的运动成绩,夺取比赛的胜利为主要目标的体育活动,具有很强的竞争性和激烈的对抗性,双方运动员之间的激烈身体接触及由此引发的身体伤害乃至死亡后果,往往也在所难免。就竞技运动场上的伤害性质来看,不外乎规则范围之内的伤害和违反比赛规则导致的伤害两种情形。对此,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钱叶六在《法学家》2017年第3期发表题为《竞技体育伤害行为的正当化根据及边界》的文章中指出:
  规则范围内的竞技体育伤害行为欠缺不法性或者说具有正当性。至于其正当化根据,应综合运用正当业务理论、危险接受理论(准同意说)和优越利益原理进行多维的阐释和说明。对于违反竞技体育规则造成严重伤害的行为,以往多是基于“司法不介入”的理念,交由体育行业内部自治。但行业自治不能排斥法律的适用,当违规竞技体育行为造成严重的法益侵害后果时,刑法便有介入的必要。基于人身犯罪之规范保护目的,对于违反比赛规则致人重伤、死亡的以及恶意利用比赛规则伤害他人的,应依据行为人的主观责任情状,追究其刑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