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法学院
13 12/13 11 12 13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民法典·人格权法暨合同法立法研讨会在武汉举行
· 牢牢把握社会主义法治的精神内核
· 刑事申诉律师代理制度改革恰逢新机遇
· 应当明确禁止并排除其所获证据
· 应对国家和国库法律地位加以规定
· 造成严重侵害后果时刑法有必要介入
· 以法明确形式瑕疵与违法之间界限

刑事申诉律师代理制度改革恰逢新机遇
兼评《关于逐步实现律师代理申诉制度的意见》

( 2017-07-19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学院
  律师参与申诉案件并提供专业帮助和法律意见是提升我国刑事申诉制度法治化水平的必然要求,属于当前系统性地全面深化司法改革进程中的有机组成部分之一
  □ 周 新
  “申诉难”之痼疾近年来虽有缓解但其影响仍根深蒂固。诸如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张氏叔侄案等冤错案件得到平反,此类典型案件中当事人无一例外地均历经漫长、曲折的伸冤过程,申诉无门、反复申诉并非个案,这不禁令人深思。虽然国内长期致力于解决申诉难题的理论研究与实践对策,对再审程序的诉讼化改造也成为共识,但成效仍不尽如人意。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对不服司法机关生效裁判、决定的申诉,逐步实行由律师代理制度。”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颁布的《关于完善法律援助制度的意见》,充分阐释法律援助对保障申诉主体权利、维护司法公正的重要性。日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司法部联合颁布《关于逐步实行律师代理申诉制度的意见》(以下简称“该《意见》”),从申诉的法律援助范围和条件、律师代理申诉法律援助程序等角度对辩护律师代理申诉案件、如何更好保障申诉人权益以及对申诉代理程序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论述。可以说,该《意见》将会为构建体系化的律师代理制度添砖加瓦,将更有益于保障申诉当事人依法行使各项权利,更好地发挥社会专业力量化解申诉纠纷。
  目前,我国各级司法、行政机关探索更妥当地推进刑事申诉改革的试点工作正如火如荼地开展,但申诉律师代理制度的完善仍需要结合上述最新改革意见的规定“推陈出新”,方可在保证其恰当适用的同时破解申诉实践之难题、满足人民群众之需求。总体来看,该《意见》规定值得重点关注而又可圈可点之处众多,包括但不限于以下方面:
  首先,吸收地方试点经验创新性、针对性地架构代理申诉律师工作机制。该《意见》提出“探索律师驻点工作制度”,由律协派驻律师在法院、检察院的诉讼服务大厅提供法律咨询,在立案受理阶段就分流法院、检察院部分案件压力,从而达到化解部分冲突的效果。事实上,部分省市在十余年前就开始探索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制度并展开试点工作,可以说该规定是在经验总结基础上不断“更新升级”。《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曾明确提出建立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制度、提高法律援助适用度,但并未专门针对申诉案件。此次《意见》专门就申诉类案件的值班律师参与制度提出建设性规划,同时强调“完善便民工作机制”,建议运用网络平台、法律服务热线等多种形式,为当事人寻求律师服务和法律援助提供多元化渠道,从公民利益角度出发,拓宽公民获取法律资源的途经和方式,使得申诉机制的运行更为顺畅。
  其次,进一步充实、丰富并注重保障代理申诉律师的执业权利,凸显律师介入的特殊地位和作用。该《意见》中明确指出要“尊重代理申诉律师意见”、“依法保障代理申诉律师的阅卷权、会见权”、“依法保障代理申诉律师人身安全”。对于申诉律师的意见,法院、检察院不采纳的应着重说明理由,出具相应法律文书时还应同时送达代理律师,避免出现对于代理律师意见置之不理的情形。为律师提供阅卷室、会见室,充分保障律师的阅卷权与会见权。律师的各项重要诉讼权利有切实依据加以保障,人身安全问题也有明确规定,为律师合理地行使执业权利、完成履职责任有力地扫除了障碍。
  再次,恪守司法为民之要求,多维角度、体系性地规划申诉代理程序之框架流程、运作机制,最大化地服务群众之利益。该《意见》提出“规范律师代理申诉法律援助程序”,对申诉人申请法律援助律师的程序予以明确,强调进一步放宽经济困难标准、适当扩大法律援助范围,以便更多低收入群体能够获得法律援助。很多地方律师在接受申诉人委托后向法院提交申诉材料,往往都石沉大海没有回音,所做也只能是等待,这是反复提出申诉甚至是上访的重要诱因。对此,该《意见》规定如果法院、检察院认为不符合立案条件的,应当以书面形式告知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改变过去申诉材料无人接、提出申诉无回应的情况。能够保证申诉人及其律师了解申诉的进展及其是否受理的具体原因,减少实践中申诉不止、接受度不高等现象,以期实现案结事了的良好效果。
  该《意见》的出台弥补了律师参与申诉活动的立法不足,标志着我国律师代理申诉案件制度体系进入发展完善阶段,对于规范司法机关依法办案、纠正冤假错案、提升司法公信力等方面作用显著。重视律师参与申诉案件的作用并健全相应规范流程,是申诉制度乃至整个再审程序诉讼化改造的关键部分之一。对此,结合现有《意见》之规定,我们还可从以下方面宏观把握和微观推进:
  一、制度本身的规范化运作是前提。为保证律师作用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最理想的方案是将申诉工作纳入法治化轨道。首先,出台申诉制度具体运行方案,详细阐明处理的原则、流程和救济,促使申诉机制“有轨可循”;其次,借助裁判文书说理制度,提升律师参与效果,尤其是针对申诉人及其律师提出的申诉要求,司法机关无论是否接受均须提供详尽书面说明,重视事实和证据认定方面的分析论证,消除申诉人及其律师的疑虑和抵触情绪。
  二、明确律师参与权利及其履职保障是调动律师参与积极性的基础。长期以来律师参与申诉的规定不明、参与空间不足等原因严重降低了律师介入申诉案件的意愿,对此,我国未来改革应从尊重律师作用角度出发,针对性地赋予律师介入申诉案件的权利以及需要的履职保障,特别是强调律师意见在整个申诉制度中对司法办案机关的影响。此外,我们还需注重搭建律师与司法办案机关的良性沟通渠道,打破长期以来申诉的“隐形壁垒”,助推申诉案件公开、透明和公正地进行。
  三、健全法律援助律师制度,申诉人获得代理律师帮助权利保障机制,建立有效的权利救济渠道。申诉案件律师代理制度离不开法律援助律师的参与,也是保障申诉人获得律师专业帮助的基本条件之一。为紧密契合申诉制度改革的推进,我国法律援助律师制度也须相应地做出应对和调整,在援助群体、案件类型范围、具体援助流程等均可进一步改善,特别是健全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的救济保障机制。
  四、推动听证制度在申诉程序中的探索、适用。司法公开是提高申诉处理公正性的重要保障。在申诉程序公开方面可以进一步扩大公开听证程序的适用范围和适用效果。在规范听证适用范围、流程的同时,立法层面还应当明确赋予公开听证的效力,注重搭建多维平台以供律师提交证据、发表意见以及与司法办案机关质证、辩论,进而实现各方充分阐释观点和主张之目的,以期申诉案件各方理性地看待、接受申诉结果,进而为提升申诉处理的社会效果做好铺垫。
  五、律师代理申诉案件制度还需实现与再审程序改造的衔接、契合。申诉案件的处理结果直接关乎司法机关是否决定启动再审程序。现行刑事诉讼法中规定再审程序的启动、审理等方面对于申诉环节关注度严重不足,借此申诉制度改革之际可进一步实现再审程序的诉讼化改革。
  总之,律师参与申诉案件并提供专业帮助和法律意见是提升我国刑事申诉制度法治化水平的必然要求,属于当前系统性地全面深化司法改革进程中的有机组成部分之一。律师参与申诉制度逐渐成型将推动我国刑事再审程序的诉讼化改造,为全方位践行“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宗旨提供制度支持与智力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