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法学院
13 11/13 10 11 12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司法改革背景下逮捕的若干问题研究
· 南澳地方法院陪审团审判印象
· 房屋消费者物权期待权在执行异议之诉中的保护

南澳地方法院陪审团审判印象

( 2017-07-19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学院
  □ 张保生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在开审陈述中,检察官简述了控方的案件理论,即被告人在明知或理应知道的情况下,直接或间接地从事了对贩毒赃款的交易犯罪活动;辩护律师则陈述了辩方案件理论,即被告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利用从事了洗钱活动。
检控方主诉:警察出庭作证
  在刑事案件审判中,检控方负有证明责任。在检控方主诉阶段,检察官应以直接询问的方式进行证据出示。由于本案是一个隐秘性较强的洗钱案,没有太多目击证人,所以控方一共只传唤了两位证人。尽管证人少,但控方的所有举证活动都是通过这两位证人的嘴,以问答方式实现的,绝无检察官越俎代庖宣读证言笔录的情形。
  第一位出庭证人是一名警察。有两件事和我过去想的不一样。一是宣誓程序,他步入证人席后,书记员交给他一本《圣经》,并非像我想象的那样由证人自己宣誓,而是由书记员问证人:你能保证只说实话、除实话外别无其他吗?证人回答,我保证。这就算宣誓完了。二是证人坐着作证。我过去在课堂上经常用心理学实验结果给学生讲证人应该站着作证,但实际上,证人席是有座椅的,而且证人宣誓后马上就坐下来回答问题了。书记员还不失时机地给他端上一杯水。后来发现,这位证人作证一直持续了一天半(包括直接询问和交叉询问),如果没有座椅一直站着作证,估计说实话的时候腿都会发抖了。当然,由于证人席正对着陪审团席,证人即使坐着,其面部表情、说话声调也都在陪审团视线之中。
  检控方出示的主要证据,是警方调取的2012年11月至2013年1月被告人收到包裹单后7次到邮局取包裹的中央监控录像(CCTV),包裹外貌和警方秘密拆包展示其内容(成捆的澳元现金)的照片,以及警方截获的被告人与一位男性(毒贩斯特朗)的4次电话通话录音、两条手机短信。显然,这位警察是作为这些电子数据证据的提取者、复制者来作证的。这就是我们在课堂上所讲的辨认证人或鉴真证人,他虽未直接目击犯罪事实,却对这些音像电子证据的同一性和真实性有亲身知识。这个辨认鉴真的作证过程极其繁琐,检察官一盘一盘地播放监控录像和包裹内外的照片,不时停下了询问证人:警方是怎么取得这些监控录像的,如何提前潜入邮局拆开包裹取证,然后又将其重新封好;等等。
  作为实物证据铺垫环节的辨认鉴真程序,每一个环节都是近乎机械的:检察官提请法官出示第X号展示件,这通常是一块光盘,或者是电子扫描照片;法院书记员便在法庭里按逆时针方向,先走到检察官面前接过光盘,再走到证人面前交给其辨认鉴真(通过容易辨认的物理特征、记录号或标题等),然后再交回检察官播放。在播放过程中,检察官向证人提问(直接询问),让其就有关取证过程和制作过程进行辨认鉴真。
  从监控录像上看,被告人卡姆每次进入邮局时都轻松自如的样子,有一次带着女儿,另一次带着儿子;每次走到柜台递上包裹单后,在邮局职员查找包裹时,她要么随手翻翻邮局的杂志,要么看看柜台上出售的物品;然后,从容地在电子签名机上签字;拿上包裹后,还要和邮局职员笑容可掬地聊上几句,有几次甚至是谈笑风生;最后,拿着(有两次是托举着)包裹逛出邮局。在法庭休息时,我和法官走回办公室的途中,米尔司迪德法官问我有何感受。我说,看上去好像很轻松。法官说,他也有同样的感觉,这可能会使陪审团相信她对洗钱不知情。
  被告人与毒贩斯特朗(Storm Strang)的4次通话录音、两条手机短信的证据出示,检察官首先向法官、陪审团成员分发了《王室诉佩特拉·卡姆案电话笔录》,每次通话和短信的起止时间、通话内容、制作人员等都记录得一清二楚。然后,检察官播放卡姆与斯特朗的4次通话录音,并对证人直接询问让其辨认鉴真。相比之下,我国庭审中实物证据的出示,要么是缺乏这个辨认鉴真程序,要么是让当事人辨认(《刑事诉讼法》第190条规定:“公诉人、辩护人应当向法庭出示物证,让当事人辨认”),但这实则侵犯了不得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
  检察官直接询问结束后,辩方律师开始交叉询问,针对这些实物证据的提取、制作、保管过程的合法性以及操作规程等情况进行询问,由证人根据亲身知识作证。辩护律师特别就警察对邮局包裹的检查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询问。本案被告人佩特拉·卡姆在3个月中从Glynde Plaza邮局取了7个寄给她的包裹,这些包裹都是斯特朗的毒资,卡姆每次取回包裹后都在随后几天内交给他。实际上,警方早就发现斯特朗是一个种植贩卖大麻团伙的头目,从2012年6月到2013年1月,该团伙从阿德莱德向昆士兰和西澳大利亚州发送大麻41次共计1200公斤,价值超过700万澳元。由于警方早就监控了该贩毒集团的活动,所以每次这些包裹寄到邮局后,警察都会及时赶到邮局拆包、称重、照相,然后再将它们按原样重新封好。第二天卡姆来取的包裹,实际上都是警察检查过的,并且从她走进邮局到签字拿取包裹再到离开邮局,都有警方提取的监控录像。警察证人在接受交叉询问时,对亲自参与的上述取证过程做了详细的说明。
         (未完待续)
  (《南澳地方法院陪审团审判印象(一)》详见《法制日报》2017年7月12日11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