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2月2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视点
13 5/13 4 5 6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巡察全覆盖提升群众反腐“获得感”
· 记者探访“寻亲”背后辛酸路
·  环境公益诉讼仍有“空白”待填补

巡察制度弥补县以下巡视监督空白打通党内监督“最后一公里”专家认为
巡察全覆盖提升群众反腐“获得感”

( 2017-02-23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视点
李晓军
  巡察制度主要是在党的十八大以来巡视制度发挥重要“利剑”作用的基础上,进一步探索基层巡察的有效方式,通过巡察制度提高基层党内监督的效果,从而实现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目标,打通党内监督“最后一公里”
  □ 本报记者   陈  磊
□ 本报实习生 陈佳韵

  村支书“一片孝心”,本想给养父申请五保户以报抚育之恩,却孝而忘廉,违规为养父办理五保补助,结果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2月21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以案警示》栏目刊发了最新一篇文章——安徽省定远县范岗乡范岗村文书钟菊违纪问题剖析。
  值得注意的是,钟菊为其养父违规办理五保补助的问题线索,是定远县纪委在全县开展的巡察工作中发现的。
  根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的数字,2016年,少有人注意到的巡察制度积极推进,目前共有382个市(地、州、盟)以及1722个县(市、区、旗)开展了巡察工作。
  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反腐败研究专家认为,巡察制度的实施,有利于拓宽监督渠道,打通党内监督“最后一公里”,解决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提升群众的反腐获得感。
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
  “钟菊在村里工作已近10年,由于孝敬父母、伉俪情深,工作兢兢业业、为人热心,深受群众喜爱和领导肯定。”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发的文章称。
  2013年,担任村文书的钟菊在为村里孤寡老人办理五保供养手续时,想到养父孤身一人,又无血缘关系的子女,自己是否可以趁机帮其也办理五保供养手续,领取点补助金改善生活。
  2013年8月,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钟菊以分家为由向范岗乡派出所申请为养父钟兰庭单独分户。
  随后,钟菊利用担任村文书手握公章和全程负责五保供养手续具体申报流程的便利,撇开所有规定程序,亲自为养父填报了农村五保供养申报、审核、审批表,所有签字均由其一人操办。
  2013年10月,钟菊依据钟兰庭单独一人户口簿和虚假的民主评议登记表,以无法定赡养人义务为由,为其申办五保供养,并顺利通过县、乡审核。
  2016年5月,定远县纪委在全县开展的巡察工作中,发现钟菊为其养父违规办理五保补助的问题线索,随即展开调查。2016年5月,范岗乡党委给予钟菊党内警告处分,五保补助款予以收缴。
  《法制日报》记者梳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相关信息,纪检监察机关通过巡察发现了多起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例如,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通报了一起巡察发现查处的典型案例:巴东县野三关镇青龙桥社区干部兰家明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受贿、诈骗、倒卖土地使用权,涉案金额17.18万元,严重违纪涉嫌犯罪,由巴东县纪委移送检察机关处理。
  去年11月,中央纪委对9起扶贫领域腐败问题典型案例进行了公开曝光。
  典型案例之一是,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半截塔镇什八克村村干部骗取危房改造补助。2013年4月,原村党支部委员、村委会主任范永祥在不符合条件的情况下,以其妻名义申请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5000余元,由任镇民政所所长的女儿范秀敏审批同意。此外,范永祥还存在违规为亲家母申请办理低保,收受村民好处费3000元,违规享受补贴2200元等问题。
  当时,中央纪委有关负责人强调,严肃查处扶贫领域腐败问题是纪检监察机关的应尽职责,是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的重要任务。省市两级党委、纪委要“把扶贫领域腐败问题作为基层巡察、专项整治的重点”。
  对此,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政教育与研究中心副主任杜治洲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巡察制度是巡视制度向基层延伸的需要,是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需要,是提升人民群众反腐获得感的需要。
  杜治洲认为,通过开展巡察工作,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严查损害群众利益的腐败问题,提升群众对反腐的信心。
  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宋伟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巡察制度探索的重要意义之一在于,巡察为基层党内监督提供了有力抓手,不同层级、不同部门的党内监督侧重点有所不同,巡察可以更有针对性的发现基层党员干部存在的问题。
  宋伟认为,再者,巡察是切实治理群众身边腐败问题的重要途径,已有的地方巡察探索表明,很多基层不正之风和腐败顽疾都是在巡察过程中被发现并进一步铲除的,这无疑大大提升了群众在反腐败斗争中的获得感。此外,巡察有利于把问题解决在基层,从而避免了问题传导和扩散。
县以下巡察专拍“苍蝇”
  巡察,和巡视有密切的联系。
  2013年5月,党的十八大之后的第一轮中央巡视开始。巡视是党内监督的重要方式,是反腐败斗争的一把“利剑”。
  当年年底召开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改进中央和省区市巡视制度,做到对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全覆盖。”
  据此,巡视只能由中央和省一级开展,巡视覆盖也仅能到市县一级,县以下则是巡视监督的空白。
  中央也曾指出:“相对于‘远在天边’的‘老虎’,群众对‘近在眼前’嗡嗡乱飞的‘蝇贪’感受更为真切。‘微腐败’也可能成为‘大祸害’,它损害的是老百姓切身利益,啃食的是群众获得感。”
  资料显示,为了弥补对县以下的巡视监督空白,一些地方借鉴巡视的做法,探索建立市县党委巡察制度。
  例如,2015年5月,河南省纪委微信公号“清风中原”曾刊文介绍当地尝试市县党委巡察制度,称其“专拍‘苍蝇’”。
  据介绍,河南省在巡视中发现,2014年巡视受理的群众来信来访中,80%以上为基层干部和群众,其中反映乡科级以下干部违纪违法问题的占总量的70%以上。
  当年年底,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办公室主任黎晓宏到河南信阳召开现场会,称将探索建立“巡察制度”,推动巡视工作向下延伸。此外,还要谋划构建巡视巡察全覆盖格局,形成巡视巡察横向全覆盖、纵向全链接、全国一盘棋的态势。
  接着,中央要求“探索市县巡察”,而巡察的工作重点,就是要找出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建立了巡察制度,共有15个副省级城市、382个市(地、州、盟)以及1722个县(市、区、旗)开展了巡察工作。
  宋伟表示,巡察制度主要是在党的十八大以来巡视制度发挥重要“利剑”作用的基础上,进一步探索基层巡察的有效方式,通过巡察制度提高基层党内监督的效果,从而实现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目标,打通党内监督“最后一公里”。
  宋伟认为,全国多个地方开展了巡察制度探索,尽管具体模式和措施略有不同,但是宏观思路和开展巡察的原则基本上是一致的,这既是巡视制度的下沉式探索,也是地方基于实际情况开展的重要创新。
将实践经验上升为制度规范
  2016年10月,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明确: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应当推动党的市(地、州、盟)和县(市、区、旗)委员会建立巡察制度,使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
  根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的消息,各地巡察硕果累累。
  2016年以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共巡察党组织957个,发现违反“六项纪律”方面问题3460条、党员干部问题线索1523件,立案166件,处分118人。
  四川省成都市成立巡察机构后,2016年11月开始首轮集中巡察,发现问题415个。
  近两年来,浙江省杭州市完成了对1797家单位的巡察,累计发现问题6370个,先后查处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487起,处理党员干部647人。
  今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上的工作报告中指出,2016年,巡视和巡察相结合,形成全国一盘棋。2017年,要严肃查处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扩大巡察覆盖面,加强对问题反映集中县乡的督查,维护广大群众切身利益。
  杜治洲在接受采访时认为,根据往年的探索实践和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的精神,今年的巡察工作,覆盖的范围将会更宽,内容将更贴近群众,尤其是直接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比如打击村霸,将有效提升群众的反腐获得感。
  宋伟表示,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提出要实现巡视和巡察的结合,这既是2017年的工作重点,也是巡视和巡察工作的发展方向。
  宋伟认为,今年各地方将按照中央的部署,在原有探索和经验总结基础上,更加深入地开展巡察工作,推进巡察向基层的县乡延伸、向不同部门延伸,并及时总结经验,推动巡察工作进一步制度化、科学化。
  “从目前的实践情况看,巡察工作的方式方法主要参照了巡视条例,未来我们应当一方面进一步提炼巡察工作的有效做法,形成可推广的巡察制度体系,另一方面应当实现巡视和巡察制度的无缝衔接,实现协同合力,真正达到全国上下巡视巡察全覆盖,党内监督无死角。”宋伟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建议,下一步可以将实践探索得来的经验固化为制度成果,制定出台关于市、县党委建立巡察制度的意见,明确巡察范围、职责、内容和工作要求,推动市县巡察制度全覆盖。
制图/李晓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