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要闻
13 1/13 ****处理标记:[Page]时,数据源为空。 **** 1 2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百姓期盼就是我们努力目标”
· 着眼“查病灶、补短板”解决突出问题
· 曹建明会见匈牙利总检察长波尔特
· 中央政法委中央综治委官方网站中国长安网移动客户端正式开通
· 中国公司治理高峰论坛暨第五届中国公司法务年会将举行
· 中央政法委中央综治委举办全国首届平安中国微电影微视频比赛
· 切实担负起促一方发展保一方平安的政治责任
· 府谷发生爆炸事故14人遇难147人受伤
· 平安泰山的守护神
· 搭建大墙内外的信息桥梁
· 国务院法制办要求加强仲裁廉政建设

搭建大墙内外的信息桥梁
上海司法行政系统推进“阳光公正执法”

( 2016-10-26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要闻
  □ 本报记者 余东明
  上海市司法局根据近年来推进“阳光公正执法”所取得的成效,将于10月26日主办召开“深化司法行政体制改革构建阳光公正执法机制”主题研讨会。会前,《法制日报》记者深入部分监狱、戒毒所和社区矫正机构,实地感受阳光公正执法带来的变化。
  “这项工作的推进已近两年,最大变化是实现了大墙内外的信息对等,在刑罚执行对象和家属、执法者和社会公众、执法机构和监督机关之间构建了畅通无阻的信息沟通桥梁,让阳光普照大墙内外。”上海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郑善和表示,“我们将此列为深化司法行政体制机制改革的重要任务,内化于心外化于形,强化标准化、信息化,主动接受社会监督和法律监督,不断提升执法能力和素养,以满足老百姓对公平正义的获得感。”
把脉各方需求确定公开内容
  今年重阳节前夕,李晓红(化名)来到五角场监狱,参加了“重阳节开放日活动”,她的丈夫几年前因盗窃罪被关押在这里。
  在会见大厅的触摸屏上,她输入了丈夫“服刑人员信息一卡通”的账号,随后所有计分考评、健康档案、狱内消费等20多项信息数据跃然屏上,一目了然……李晓红告诉记者,以前很担心他在里面被人欺负,狱务公开后,我们发现所有信息是透明的,也就放心了。


   下转第四版
   上接第一版
  
  据了解,两年前上海司法行政系统推进“阳光公正执法”是围绕着监狱狱务、戒毒所所务和社区矫治执法的“三公开”展开的。在操作层面上,“公开什么”成为首当其冲的难题。
  “狱务公开既要充分保障各方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又要充分保护服刑人员的个人隐私,公开内容既要让家属和社会广泛认可,又能为己所用倒逼规范执法,所以公开什么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我们要集思广益,广泛听取社会各方的意见和建议。”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局长吴琦说。
  为此,通过与服刑人员、戒毒人员,以及其近亲属个别访谈,与法院、检察院等政法机关恳谈,向执法监督员征询意见,最终厘清了各方关注的重点和热点问题,全面梳理除了需要公开的相关事项。
  记者了解到,上海市监狱局确定了39项狱务公开内容,其中23项向社会公众主动公开,“23+10”向近亲属公开,全部39项向服刑人员公开;上海市戒毒局确定了四级公开内容体系,向公众主动公开23项,向家属主动公开33向,向戒毒人员主动公开13项,依法申请公开3项;社区矫正管理局则按照“公开是原则,不公开是例外”的分级原则,确定了向社会公开14项,向社区服刑人员及亲属公开9项、依法申请公开3项和依法不予公开5项。
  “纵观这些公开的项目,不单单公开了执法结果,还涵盖了执法过程和执法依据,应该说贯穿了整个执法始终。”上海市司法局执法处处长卜少华说。 
公开过程突出标准化信息化
  “58公斤”,看到手力仪显示的数据,顾杰(化名)感到满意。一年半前他被冰毒摧残殆尽,手力仅剩30公斤……记者在高境戒毒所的诊断评估室看到,顾杰的所有成绩被实时录入“戒毒康复诊断评估信息化系统”,而在其家里,他的妻子登录上海戒毒局网站的公开查询索引库,就能实时查询顾杰的戒毒康复情况。
  “依托‘互联网+戒毒’的信息化建设,是所务公开的一条捷径。我们在建立信息公开查询索引库的同时,探索了六大公开平台,包括微信公号、热线电话、一卡通、门户网站、标准探访室和新闻发言人等平台。”上海市戒毒局局长张祎说,“信息化建设确保了所务公开全程留痕、动态更新和即时发布,保证阳光公正执法的长效常态发展。”
  减刑假释是服刑人员和社会普遍关注的事项,上海市监狱管理局依托六个狱务公开平台,将每个案件的审查环节和结果向服刑人员公开,并与法院的门户网站共享部分公示数据。对暂予监外执行案件则要求全部上网公开。
  除了信息化建设,执法公开的标准化建设也是确保阳光公正执法长效常态的另一条必由之路。记者在上海市监狱管理局了解到,该局在健全完善信息发布、执法情况通报、开放日管理、执法监督员管理等方面细化明确了执行标准。近一年来,共形成了国家标准32个,行业标准1个和组织标准52个。另外五家试点监狱还出台了一大批由上海市质监局评审验收的地方标准。
  同样,上海市社区矫正管理局针对执法公开制定权利、责任、负面三张清单,进一步明确了执法公开的要求和标准,建立了告知、审议公示和回访等具体操作规范,为执法公开落到实处奠定基础。
由第三方评价检验工作实效
  在松江区社区矫正中心,记者看到每位来这里接受矫正执行的社区矫正人员都会在事后填写一份无记名的调查问卷,以评价对执法民警、专职干部和矫正社工的满意度,社区矫正人员的家属也可以通过微信平台对执法情况进行评价……
  南汇监狱是上海市狱务公开最早的试点单位,也是狱务公开标准建设的试点单位。在该监狱的狱务公开信息化系统的后台,记者拿到了一组数据,服刑人员人均每月使用“一卡通”的次数为3次,家属会见探视查询“一卡通”的比例高达95.93%,家属通过信息终端无记名评价,对狱务公开的满意度达到了95.3%……
  “服刑人员‘一卡通’是覆盖全市监狱的狱务公开重要载体之一,服刑人员和家属使用一卡通查询信息已经成为习惯。”南汇监狱党委书记王毅告诉记者,阳光公正执法成效如何,一看服刑人员、家属和社会各界对此的认可度和满意度,二看监狱内部的执法能力素养是否得到提升。
  记者了解到,对外,上海市广泛引入服刑人员及其家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社会特邀监督员对狱务公开的评价和满意度测评;对内,则通过内涵式发展,格物致知,让阳光公正执法成为每位干警的精神自觉和行为自觉。
  上海市戒毒管理局的统计数据显示,93%的受访家属表示能全面了解家人戒毒情况,9成以上戒毒人员表示对自身权利义务增加了了解;在评估访谈中,近九成民警反映,畅通信息促进了戒毒人员的思想稳定,七成以上民警表示,感受到执法压力。
  “推进阳光公正执法能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既体现法律的刚性约束,又体现执法的人文关怀,促进刑罚执行对象在希望中改造,更好地悔罪认罪。”上海市司法局巡视员朱久伟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