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2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声音
8 7/8 6 7 8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天价鱼,政府调查输给了媒体
· 留守儿童问题别总盯在体制上
· 图说世象
· 解决儿科医生紧缺也需供给侧改革
· 警惕吸毒低龄化趋势
· 取消现场挂号非大招

解决儿科医生紧缺也需供给侧改革

( 2016-02-20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声音
  儿科医生紧缺,不是恢复儿科学本科招生就能迎刃而解的问题,综合性的供给侧改革才是标本兼治的最优选项
  □ 张智全
  进入全面二孩时代,儿科医生的紧缺受到社会各界越来越多关注。记者获悉,国家卫计委正协调教育部恢复儿科学专业本科招生。这意味着,从1999年起停止招生的儿科学专业将有望时隔17年后恢复本科招生,各界对此高度关注(2月19日《南方都市报》)。
  我国儿科医生紧缺是不争的事实。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每千名儿童只分到0.43名医生,近5年来全国儿科医生总数下降到10万人,预计儿科医生缺口高达20万。即使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2500个孩子才有一个儿科医生。在儿科医生明显不适应现实需求的背景下,恢复停招17年的儿科学专业本科招生,对缓解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无疑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恢复儿科学本科招生,对缓解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有远水解近渴之嫌,显然还是属于应急的治标之举,并不能真正起到标本兼治的功效。诚然,儿科医生的紧缺,与停滞长达17年的儿科学本科招生有一定关联,但从根本上说,还在于儿科医生工作长期超负荷、风险高、待遇低等因素。如果不从根本上打破这些关键的制约瓶颈,即使高校招收再多的儿科学本科生,也只能起到短期作用。因此,从这种意义上说,解决儿科医生的紧缺问题,更需要在供给侧改革方面下足功夫。
  “利之所在,人争趋之”。虽然儿科医生与其他学科的医生都面临工作负荷重、职业风险高、收入待遇低等普遍共性,但相比之下,儿科医生面临的困难、压力和风险往往更大。在利益博弈的本能驱使下,人们自然愿意选择工作条件和待遇相对较好的其他医学学科。换言之,如果不对儿科医生面临的恶劣执业环境和收入待遇进行综合性供给侧改革,儿科医生供需严重失衡的局面仍然难以根本扭转。因此,在全面放开二孩的背景下,主管部门应将解决儿科医生的紧缺问题,上升到做大儿科医疗资源“蛋糕”、保证儿童能够享受基本医疗服务的战略高度,全面深化供给侧改革。
  一方面,要切实强化公共财政对儿科学医疗的扶持。这其中,强化预算监督尤为重要。公共财政在编制预算时,必须坚持通过购买服务保障儿童基本医疗供给的公益性思维,按照实际需要,让公共财政在儿科医疗领域中保持应有的适当比例,并不折不扣将其落到实处;同时,依法加大对违法者的问责力度。唯有如此,才能避免因公共财政投入不足致使儿科医疗“门可罗雀”甚至儿科医生不愿问津的被动局面,留住儿科医生,才有坚实的基础。
  另一方面,要切提高儿科医生的执业保障水平。最核心的是薪酬体制改革。对于儿科医生来说,不能将其薪酬与开了多少药、用了多少医疗器械挂钩,而应客观地让其收入与专业劳动挂钩,以此保证儿科医生的收入和职业尊严。同时,还有必要借鉴免费培养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的做法和经验,通过减免学费、优先安排工作以及在职称评定、职务晋升给予政策倾斜和优惠,从而实现以待遇留人和事业留人的相得益彰之效果。
  毋庸置疑,儿科医生紧缺,不是恢复儿科学本科招生就能迎刃而解的问题,综合性的供给侧改革才是标本兼治的最优选项。改变儿科医生紧缺的不良现状,是民生大事,对其予以刮骨疗伤般的供给侧改革,时不我待,必须尽快提上议事日程,并强力推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