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法学院
12 10/12 9 10 11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寻找最初的法
· 中国古代的特权法
· 相信和坚持梦想的力量
· 2016年的生活趋势报告
· 旧学问与新学术的差异
· 讲规则的流氓还是流氓
· 凸显企业劳资的不对等

张鸣谈中西学问路数的差异——
旧学问与新学术的差异

( 2016-01-13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学院
  近代中国,百事需变,百事愁变,学术界亦莫能外。西洋的学术进来,不同的学科遭遇了不同的命运。声、光、化、电等自然学科接受起来比较容易;经济学、法学、政治学等社会科学也需要跟人家接轨,硬着头皮也得引进。然而,人文学科则不同,西洋有文史哲,我们有经史子集。中国传统的史学、经学、考据和训诂,谁也不能说它不是学问。讲西洋的历史或者哲学,中国的学者也许不行,但讲中国的,多少还是有些自信的。
  西方人做学术,形式上讲究有体系。但是中国人做学问,讲究书读得多,腹笥宽,肚子里的料要多。人家读过的,你没读过,或者读过了没记住,就不配跟人谈学问。不仅如此,学界还特别重传统,讲究家学。至于文章写出来是什么样子,大家并不计较。这个习惯,显然不那么容易被改变。自胡适之后,人文学科的西洋学术形式,才进入了中国,后来慢慢占据了主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