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政府法治
8 6/8 5 6 7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政府法定职责不能推给开发和拆迁公司
· 证监会拟出注册制管理办法
· 龙海开展非煤矿山专项整治
· 山东一企业被按日计罚900万元
· 贸促会三机构在京揭牌
· 人民法院公告

中央信访督查组“问诊”昆明城中村改造
政府法定职责不能推给开发和拆迁公司

( 2015-12-12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政府法治
手记
  □ 本报记者 万静
  近年来,随着昆明市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因土地征用、房屋拆迁引发的信访事件,成为社会矛盾中的突出问题。
  11月6日到15日,在随中央信访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督查组赴云南进行实地督查过程中,《法制日报》记者注意到,在该省的8起信访事项中,有5起都或多或少涉及土地征收和城镇拆迁问题。特别是在昆明市的五华区等一些主城区,由城中村改造引发的土地征收、房屋拆迁等信访问题,暴露出的问题更是格外突出。
  这些信访事件再次提醒有关部门:随着旧城改造、城中村拆迁改造工作的全面铺开,如何做到既维护被拆迁人的合法权益又能使拆迁顺利进行,政府如何加强对征收拆迁活动的管理,不同监管部门如何形成合力,以共同化解城市房屋拆迁的信访问题,这些现实问题不容回避,值得深入探究。
谈判不成村民林地遭强拆
  近年来,昆明的城中村改造以其“雷厉风行”之势颇为引人注目。在目前昆明已启动的三百多个城中村改造项目中,作为昆明市主城区之一的五华区就有30多个。
  2012年6月,五华区红云街道办事处岗头社区岗头村约40.76公顷的集体土地,被确定作为城中村改造项目用地。在这项地块上,包括有福德山一带的林地,有当地的十多户村民或租地承包、或开荒种植了几十亩的果林。
  经云南省国土厅批复及昆明市规划局批准,昆明红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凯房地产公司)作为上述改造项目的投资开发单位。经过政府招标,康宸拆迁公司负责具体拆迁工作。
  据介绍,2013年1月,岗头村村组集体已经按照昆明当地征地标准,获得了650万元的土地补偿款。接下来,负责拆迁的康宸公司开始逐户同村民谈判林地上的拆迁补偿事宜。
  其中,因为对果树数量有重大分歧,村民王某拒绝康宸公司提出的补偿方案。康宸公司分别在2011年9月、2014年8月对王某的果林数目进行清点,但是王某拒绝签字认可。拆迁工作一时陷入僵局。
  2014年10月25日晚,康宸公司启动两台挖掘机驶入岗头村福德山,强行对王某等村民经营的果树林地进行拆除,致使约10亩果树苗木折断、毁损。事后,王某提出自己在林地上种植了两千多棵树,要康宸公司赔偿500万元。但是康宸公司最终只考虑综合赔偿70万元,双方分歧较大。
  由于拆迁前开发公司、拆迁公司都没有对事发现场进行公证、摄像等留存证据保全,所以虽然拆迁公司单方面对果树数目进行清点,但统计结果并没得到当事人及村组的签字认可,因此被毁果木数量就成了谁也说不清的“无头案”。由此,王某分别在2015年4月、5月、7月和8月4次到京上访。
征收拆迁实施主体不适格
  对于此案,督查组在充分了解信访事项情况后,向五华区政府反馈指出,五华区在开发岗头村城中村改造项目中,征地主体不适格。
  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该规定确立了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在国家征收土地过程中的责任主体地位,并依法赋予了其法定职责和义务:予以公告和组织实施。
  本案中,王某种植果木的福德山是农村集体山林,对其征收应该适用土地管理法,征收主体应该是政府部门,而非红凯房地产公司和康宸拆迁公司。
  在实地调查过程中,督查组还获悉,目前昆明市主城区的城中村改造有部分项目,当地政府还是会采取委托拆迁的方式进行。
  记者调查了解到,这种政府委托拆迁模式通常会根据政府部门的介入程度而有所区分。比如,有的政府部门完全把征迁工作交给开发公司和拆迁公司来运作,也有的政府部门会将征迁工作中的一些具体事项——比如测绘、评估等,交由中介专业机构来完成。
  对此,督查组指出,“法定职责必须为”,政府不能把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项,推给市场化运作的开发公司和拆迁公司,政府必须承担起征收拆迁工作的主体责任。
职能部门应加强拆迁指导
  在督查过程中,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五华区政府组织的王某信访事项办理工作座谈会上,来自当地国土部门工作人员在介绍自己的工作职责时称,主要是“进行土地征收报批”。
  对此,督查组当即指出,国土部门对审批之后的土地征收还应承担主体征收指导监督职责,依照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履行会同有关部门拟订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在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告、听取被征收土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意见、组织实施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等法定职责。
  此外,督查组提出建议,相关职能部门要全面认识自己的法定职责,切实发挥监督指导的作用。要加强政府主导力度,强化政府主体责任,坚持依法行政、依法拆迁;要加强对拆迁公司和动迁服务机构的监督管理,杜绝野蛮拆迁、违法拆迁;要及时化解征地拆迁补偿工作中的问题,切实维护好群众利益。
建议梳理城中村改造信访问题
  为做好王某信访化解工作,五华区政府有关部门及红云街道办事处多次协调开发商和拆迁公司,开发商红凯房地产公司最终承诺,一方面按照拆迁补偿协议补偿王某近70万元,另一方面出于公司的过错,愿意对王某进行适当的经济补偿,补偿资金将于2016年春节前兑付完毕。
  督查组指出,在此案中,拆迁公司在未与信访人就果木数量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就强毁果木,成为引发信访问题的“导火索”,因此遵守法定程序是行政执法合法性的基础。在具体工作中,政府部门只有用程序的公正才能确保实体的公正,否则就很容易出现“挖倒果木之后,双方对数目认定不一致”的情形。
  因此,督查组建议当地信访部门,对因城中村改造产生的信访问题进行一次全面梳理并分析原因,提出解决问题的意见建议,为党委、政府决策发挥好参谋助手作用。
信访督查重在推动问题化解
    记者手记   
   万静

  近年来,在各地政府大力推动下,城镇化进程迅猛。在各类公共设施、园区及招商引资项目建设过程中,因征地拆迁引发的社会矛盾,已成为国土资源领域信访的重灾区。
  由于此次督查涉及征地等事项,具有一定的专业性,因此根据中央信访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的统一部署,6个督查组在行前统一进行培训,由国土部门专家进行政策宣讲和解读。而督查组在实地督查中,也确实发现了不少地方违法违规用地的问题。
  比如,此次信访督查中,记者就明显感觉到,土地征收中出现的一系列信访问题,都带有较为明显的利益诉求一致化、诉求行为群体化等特点。一些规模较大的征地拆迁项目,如果补偿标准或安置方式群众不接受,很容易引发群体性的信访问题。
  邀请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参与信访督查,是此次督查的一大特点。全国人大代表李光惠告诉记者,此次督查中,给她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督查组求真务实、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她认为,督查组针对具体的信访事项,深入到市县、乡村基层,确实是真督实查,在办理过程中通过听取汇报、查阅资料、查看现场、回访信访人等环节,及时发现问题,提出意见建议,这些都值得各行各业学习。她说,今后要把这种严谨务实的工作态度和作风带到自己的工作中去。在11天的紧张繁忙的督查之行即将结束前,李光惠颇有感触地说:“我要为这次信访督查工作点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