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2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政府法治
12 6/12 5 6 7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境外仲裁机构进驻中国市场加剧竞争
· 整改满足条件方可解除加严监管
· 农作物受污染村民损失严重
· 专车缺乏正式准入机制与监管
· 开课率列入监测指标
· 北京遇重污染将发红色预警
· 各省政务微博进驻微信平台
· 全国高速公路电子收费联网
· 12366升级为办税服务平台

农作物受污染村民损失严重
先落实补偿责任污染源抓紧查明

( 2015-09-29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政府法治
  □ 本报记者 张红兵
  2015年8月中下旬,中央信访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组成6个督查组,分赴北京、天津、河南、广西、青海、新疆(兵团)等6省份,对50个信访事项进行实地督查。记者跟随第五督查组赴青海,参与见证督查工作。
  一起涉及环保的信访事项引起记者注意。67岁的信访人张某是湟中县多巴镇新墩村村民,在信访事项久拖无果的情况下,将材料发到了国家信访局的网上,引起关注,并被列为实地督查信访事项。
灌溉后庄稼受损严重
  2014年5月1日,张某用教场河水灌溉了自己2亩党参,几天后发现党参叶子、枝条和地里的杂草变成了黄色而枯死。联想到这两年村里发生的污染事件,他和邻居们怀疑作物和苗木受到了附近企业的废水污染。
  6月3日,村民们来到湟中县信访局,向信访局反映问题,因被污染面积较大,他们希望县里调查后给予解决,并补偿经济损失。
  信访局接报后不敢怠慢,立即向县里分管领导进行了汇报,县领导指示尽快调查核实处理。
  6月11日,副县长杨波召集多巴镇、公安局、林业局、农牧局、环保局进行安排,责成多巴镇配合环保局、林业局、农牧局现场进行查看,分析研究问题成因。
  与此同时,县农牧、林业部门对受损农作物面积进行了核查登记。经核查,受损总面积123.6亩,其中农作物18.6亩、苗木103亩、中药材2亩,共涉及农户66户;农作物中有12.9亩为重度受损,有5.2亩为中度受损,有2.5亩为轻度受损;苗木中有30.7亩为重度受损,有46.1亩为中度受损,有26.2亩为轻度受损。
  县环保局接到反映后立即对教场河实施监控,沿河设置观测点,公开举报电话,嘱咐沿河农户一旦发现水体异常立即报告。
  县环保局向青海省农科院提供土质进行检测,结果也无法判定有害成分。
“水”过境迁难找污染源
  村民反映用教场河水浇地导致农作物及苗木大面积枯萎、死亡,而教场河上游为甘河工业园区西区,位于西区的企业有青海盐湖海纳化工公司、桂鲁化工公司、鑫恒铝业等,企业排放废水时曾有强烈的“84消毒液”气味。
  湟中县政府遂与甘河工业园区管委会、西宁市环保局甘河分局进行了沟通协调。
  9月11日,湟中县政府发函给甘河工业园区,要求工业园区管委会配合做好污染事件调查,相关企业尽快出示排污证明。
  9月22日,甘河工业园区回复称,管委会组织园区相关部门、企业和多巴镇政府对新墩村农作物受污染情况进行了现场查看,苗木和农作物无明显异常,只有上年栽种的少量油松有局部发黄现象。
  回复同时指出,对西区已投产的青海盐湖海纳等5家公司进行了全面摸排,对企业生产流程及外排管线进行了全面检查,5家企业在事件发生期间均未出现超标排放生产废水或外排生活污水现象。甘河环保分局积极配合湟中县环保局对教场河流域水体每月定期进行监控巡查,没有发现水体异常现象,也没有发现教场河流域污染源。
  村民反映事件发生的时间为2014年5月1日,到县信访局反映情况的时间是6月3日,县环保局察看现场的时间是6月9日。由于间隔时间长,错失了对污染事件的各项调查、取证和监测时机,难以判定排放污染源的企业和污染物。
园区排查称污水没外排
  甘河工业园区管委会的调查结果让受损村民们面对受损农作物一筹莫展。管委会称,早在2014年4月23日,青海盐湖海纳化工公司就自行拆除了雨水收集池外排控制阀门,并封堵了雨水收集池外排管线,废水经处理后全部回用不外排。
  青海际华江源实业公司和青海鑫恒铝业公司也是一样,生产废水循环利用不外排,生活污水排口均于2013年8月进行了封堵;青海桂鲁化工公司有部分废水外排至教场河,但经环保部门采用监测后,该公司外排的废水各项污染因子均在标准范围之内;紫金矿业集团青海有限公司生产废水经污水处理站处理后全部回用,且废水排放口已被园区污染源在线监控平台24小时在线监测,无超标排放现象,该公司雨水排口已于2013年8月份封堵。
  其实从2013年开始就有人反映污染事件发生,村民们也几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过。张某等新墩村村民信访后,湟中县和甘河工业园区都说因没有找到污染源而无信访事项处理下文。
  村民损失和污染事实存在,工业园区坚称污水没外排,环保部门又查不出污染源。信访事项就这样延宕了两年。
网上投诉引中央关注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事情仍然没有结果。张某心急如焚,自己种的是党参,损失最严重。一方面没得到赔偿,另一方面污染源没查到,土地是否受被污染,今后还能不能继续种植?都是未知数。
  2015年4月25日,张某通过网上投诉向国家信访局作了反映。结果引起国家信访局的关注,他的信访事项被列为中央信访督查2015年第四批实地督查信访事项。
  在督查组召开的实地督查信访事项调查会上,针对张某信访事项存在相关部门受理办理不及时、不到位等问题,督查组建议,市、县和工业园区要形成合力、密切配合、通力合作,切实负起各自的责任,形成妥善化解此次信访事项的联合工作机制;当地政府应当组成专项工作组,进村入户,分门别类核定受损情况,细化救助方案,开展针对性帮扶工作,解决受损村民的生产生活困难,依法及时就地解决信访问题。
  西宁市委常委、湟中县委书记张启光在会上说:“这次中央信访督查组来湟中,为普通村民的信访而来,我很感动;这件事拖延这么长时间没有解决,我很惭愧。村民的农作物受了污染造成损失,这是事实,不管能否查出污染源,工业园区脱不了干系。这件事不管存在哪些如园区与县协调困难问题、污染源物证取证难问题等,我们都要把群众的切身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次一定要把这个问题解决好,让受损群众满意,让督查组满意。”
  张书记话音刚落,工业园区的刘主任说:“村民的损失我们补偿,具体补偿标准我们和湟中县协商。并且今后要持续加大环境监测力度,加强企业社会责任感教育,确保区域内不再发生污染问题。”
  目前,湟中县按照督查组的反馈意见,成立了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和5个专项工作组:矛盾化解组负责化解矛盾纠纷,消除群众疑虑;污染源调查组负责界定农田污染范围,查明污染源,明确排污责任单位;帮扶救济组负责完成受损农田登记、统计、评估工作,制定救济方案;环境信息公开组负责,进一步加大生态环境保护投资,强力推进治污工作;督查落实组负责利用通报、约谈、挂牌督办等方式,督查各工作组落实情况。9月底前由县民政局统一发放救济金,确保按标准足额发放到户,10月底前彻底化解信访问题。
信访问题应争取源头治理
  为什么很多信访人几次三番到省赴京越级上访?最主要的原因是信访发生初期基层组织和部门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没有坚持源头治理,再加上部分信访人对信访工作不了解,以为找的层级越高就越容易解决。
  与张某信访案相似,很多信访事项都是由小拖大的。信访事项发生后,若是当地基层部门和组织部门轻描淡写不予重视,或不问青红皂白横加打压,或不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和政策为尺度,就会事倍功半,导致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如果基层部门和组织应该认真负责,弄清事实的来龙去脉,查明其中的曲直原由,因势利导,做好化解工作,就能事半功倍。基层组织若能有效化解矛盾,信访事项就不会发酵,也不可能酿成大事。
  办好初信初访,力争源头化解。实践证明,大多数信访矛盾初访阶段是完全可以解决的,信访人的信访时间越长,信访矛盾化解的难度也越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