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1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要闻
8 1/8 ****处理标记:[Page]时,数据源为空。 **** 1 2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习近平会见新闻集团执行董事长默多克
· 带着深厚感情倾听群众呼声把送上门来的群众工作做实做好
· 曹建明拜访帕巴拉·格列朗杰和热地
· 最高法追授叶德胜全国优秀司法警察
· 司法部派出17个巡考组明察暗访
· 司法责任加重需增利益改待遇
· 杨进军逃美14年昨被强制遣返回国
· 依法打击网络犯罪 加强国际执法合作
· 撞钟鸣警勿忘国耻
· 破解出租屋安全隐患难题
蓉沪深各出实招
破解出租屋安全隐患难题

( 2015-09-19 ) 稿件来源:法制日报 视点
 
  
□ 本报记者 刘子阳


  撒满地面的玻璃碎片、残破瓷砖,裂开的天花板,倒卧的浴室塑料门,豁着口子的墙缝……2015年7月24日凌晨5点,浙江温州警方成功破获一起未遂暴恐案件。

  反恐是世界各国普遍面临的严峻课题,多起暴恐事件的成功处置经验表明:要及时发现并铲除暴恐犯罪的潜在威胁,就必须紧盯涉暴恐等人员落脚点,对出租屋进行有效管理。

  我国大中城市流动人口基数大,流动人口犯罪高位运行,做好流动人口落脚点的出租屋管理,成为维护公共安全、建设平安中国必须解答好的重大课题。

网格员发挥大作用


  四川省成都市是拥有1700万人口的西南重镇,也是维稳情况较为复杂的城市。2014年5月,在成都市成华区怡福社区,一场严密的抓捕行动正在展开,该辖区出租房两名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员,在刚刚落脚成都后便被成功抓获。

  如此迅速的抓捕行动,首先来源于及时准确的信息上报。怡福社区原本是个没有门卫、没有物业、没有管理组织的“三无院落”,这样的院落也是绝大多数城市流动人口管理最薄弱的环节。近年来,成都市以“三无院落”整治为途径,实现了出租房屋标准化管理,特别是怡福社区这样的院落,在整治之后加装了与租住人口信息直接关联的门禁系统,实现了流动人口动态信息的准确掌握。

  “今年5月,通过门禁管理系统登记发现,住在院子里的一名外地人员,凌晨两点多又带回两名形迹可疑人员,我第一时间上报辖区派出所。”成都市成华区桃蹊路怡福社区门卫李永财说,没想到,他的一次正常巡查阻止了一起暴恐案件的发生。

  摸清底数,让动态信息在关键时刻用得上,仅仅依托原有的网格管理系统还远远不够。成都市的做法是将网格员工作继续向下延伸,发挥院落自治组织成员“认得到人、进得了门、说得上话、办得成事”的优势,把院落作为基层网格单元,自治组织成员作为网格员,初步建立起6级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



   下转第三版

 
   上接第一版    网格员既是信息员、调解员、民情员、宣传员,还是巡查员、帮扶员、代办员、监督员。   “网格员能够第一时间了解出租房屋和流动人口情况,及时发现和报告出租房屋中可能存在的治安隐患。当场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通过手机终端APP限时上报、限时办理。”成华区桃蹊路怡福社区社区民警许祖光说,以前信息上报需要多个环节,现在网格员与民警一对一直接对接,处置效率明显提高。 公租房取代群租房   面对巨大的流动人口管理压力,2008年,上海在全市推行实有房屋、实有人口的全面覆盖管理,世博会前夕,已基本完成全市2300多万实有人口、1200多万实有房屋的基础性摸排工作。   新泾北苑是上海市长宁区一个动迁安置小区,为解决动迁业主多余房屋闲置问题,从源头杜绝群租房带来的治安和人口管理隐患,长宁区采取公租房运营公司回租闲置房源的方式,由公司对房屋进行统一装修、统一管理,统一公租给辖区内的企业员工。目前,这一方式已经回租了两个小区的闲置房屋近291套,入住人员440多人。   与长宁区不同,嘉定区在整治群租房的同时,尝试引入社会资源参与城市流动人口管理,搭建了新城房屋租赁服务平台。一家名为青客的互联网公司,将统一装修好的信息化、公寓式管理的房子,专门出租给青年白领,依托互联网和现代信息技术进行管理,租客和房屋的动态信息会与社区“两个实有”信息采集系统进行定期对接、数据交换。青客嘉定地区负责人俞适文告诉记者,通过对租客的严格筛选,发现可疑信息及时上报给政府管理部门,小区群租现象得到有效遏制。   对于更多从事房屋租赁的企业和个人,上海市也进行规范化管理,要求在出租房屋的明显位置张贴标识,还通过对出租房屋进行“分色管理”等办法,明确房东和租赁公司的责任。   在情况更为复杂的城乡接合部,上海市通过对流动人口集中的村庄实施社区化封闭管理,为紧邻工业区的租房户加装门禁等措施,使社会治安状况得到极大的改善。 一户一码以房管人   深圳是一座超大型的移民城市,流动人口总量达1430.4万人,房屋达1101.2万间套,每年新采集及注销流动人口均超过1000万人次,摸清这些底数并不容易。   以深圳市宝安区为例,流动人口和本地人口比例为约13:1,某些街道的比例竟高达59:1。如何管理庞大的流动人口?近几年来,深圳市推行房屋统一编码制度,“一户一码”动态管理,以“静态”的房屋管好“动态”的人。   房屋编码不仅是出租屋登记管理的重要依据,也被广泛应用到计生、居住证、门牌、工商注册、水电开户、环卫等城市管理方面。按照以房管人、人房共管原则,深圳市开发建立了全市流动人口和出租屋信息管理系统,将采集登记的实有人口信息及时传送公安机关,作为人口和治安管理的重要依据。这一做法已经开始在一些有条件的地方推行。   2015年6月1日,《深圳特区居住证条例》实施,深圳市对流动人口居住登记实行自主申报制度,规定出租人、居所提供人、实际管理人、居住人等为申报义务人,通过互联网或申报点申报居住及相关信息,对于未申报或未如实申报的义务人,由网格员入户核查后给予相应处罚。目前,深圳共设立近600个申报受理点,对于首批申报信息开展了实地抽检核查,为构建诚实诚信体系作出了有益探索。   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深入推进,特别是“互联网+”与经济社会各领域的深度融合,流动人口落脚点的种类、特性发生深刻变化,各地正与时俱进研究、优化、完善管理措施,创新、落实流动人口落脚点管理长效机制,不断提高科学化现代化水平,为维护公共安全,建设平安中国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        本报北京9月18日讯

蓉沪深各出实招
破解出租屋安全隐患难题

( 2015-09-19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要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