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6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案件
8 8/8 7 8 ****处理标记:[Page]时,数据源为空。 ****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编者的话
· 四川高院发布拐卖儿童犯罪典型案例
· 天津法院两年一审性侵儿童案160件
· 初一男孩“帮”父亲盗窃不知是“偷”
· 三“兄弟”好逸恶劳专挑奥迪车下手
· 一盗窃犯罪未成年人出狱后“失联”
· 小学生课间口角引伤害赔偿纠纷

一盗窃犯罪未成年人出狱后“失联”
无人监管无人接受无法就业部分未成年犯出狱后易再入歧途

( 2015-06-01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案件
  □本报记者申东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女子监狱,教育科副科长张洁最近对未成年犯小龙(化名)很是担心——这个无依无靠的17岁少年出狱大半年了,现在如何生活、会不会再跟着以前的狐朋狗友干违法的事?
  在小龙的入狱档案上,无出生年月,小龙的年龄是通过测骨龄测出来的;家庭住址是宁夏固原市;母亲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小龙9岁时的一天,喝醉酒的父亲马小忠将小龙赶出家门,从此失去联系。
  小龙后因盗窃被判刑一年。宁夏女子监狱民警曾到固原市派出所调取过相关档案,查到有十几个叫马小忠的,但没一个能对上号。去年9月,眼看着小龙刑期一天天临近,但家里人一个都联系不上。女子监狱准备启动备选方案,将小龙安置到与女子监狱是共建单位的一家工厂。小龙告诉民警,他在看守所认识一位任叔叔,有意收留他。
  监狱考察后发现,“任叔叔”是宁夏灵武市宁东镇马跑泉村农民任自忠,家境不错。去年3月,任自忠因牵扯一起行贿案件,被羁押在银川市看守所,认识了被羁押等待宣判的小龙。
  去年9月15日,在小龙出狱那天,任自忠开车将小龙接回家。然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小龙到了任自忠家,还没把家里的炕头坐热,就谎称要到镇上买点生活用品,拿着任自忠给的100元钱,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像小龙这样入狱前无人监管,出狱后又面临脱管的未成年人,在宁夏女子监狱并非个例。宁夏女子监狱一项调查显示,该监狱目前在押近300名未成年犯中,80%以上的未成年犯来自离异家庭、单亲家庭。一些未成年犯父母离异后,又各自组织家庭。几年来,监狱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为无人探望的未成年犯“寻找妈妈”,成功唤回母爱的成功案例很多,但家人不肯相认的也有不少。究其原因,一是觉得家里出了“不孝子”丢人,二是父母双方各自重新组建家庭,心理上不能接受这些未成年犯。
  宁夏女子监狱监狱长常虹告诉记者,无人监管、无人接收、无法就业的“三无”未成年犯在女子监狱并非少数。这些学员在监狱的教育改造固然重要,但出狱后的衔接工作也很重要,尤其是对一些父母双亡或被家庭抛弃的孩子来说,后续监管到位,他们就能很好地在社会立足;后续监管缺失,他们则有可能再次误入歧途。
  宁夏关工委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几年,随着监狱与社会的无缝对接,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投入到对监狱服刑人员的教育和改造工作中来,换言之,狱外关怀是狱内改造的精神动力。如今,监狱民警与社会帮教形成合力,引导服刑人员去体会、去感悟改造历程,在潜移默化中实现了教育改造的目的,铺平服刑人员回归之路,也为降低未成年犯二次犯罪率打了预防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