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6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声音
8 7/8 6 7 8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近亲属间犯罪从宽彰显法治进步
· 避免被拐儿童遭二次伤害需惩防结合
· 图说世象
· 治理城市内涝要抛弃政绩思维
· 控烟令还可以更严格
· 文物保护须坚持零容忍
· 我与《法制日报》26年的深情

控烟令还可以更严格

( 2015-06-01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声音
  无论是制度本身,还是制度落实,在控烟效果没有达到预期之前,我们不应该满足于“史上最严”,而是要从“最严”向“更严”不断迈进
  □张海英
  5月31日是第28个“世界无烟日”,不过更受烟民关注的是,6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也将正式实施,届时,北京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按照规定,个人在禁止吸烟场所违规吸烟的,最高将被罚款200元(5月31日中新网)。
  今年“世界无烟日”,国内最大看点应该是《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该条例之所以被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不仅是因为对禁烟场所的违规经营者、管理者、个人吸烟者的处罚力度加大了,也是因为在“带顶带盖”的公共场所100%禁烟等规定。再加上不久前大幅提高卷烟消费税,整体控烟效果值得期待。
  虽说2003年我国就签署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但统计发现,2004至2014年,全国卷烟生产总量从18744.13亿支,增加到2014年的26098.05亿支,十一年间增加了7353.92亿支,增长率39%。这意味着过去十多年控烟谈不上成功。在这种背景下,多个城市出台控烟令十分有必要。
  截至目前,我国有16个大中城市立法控烟,其中,北京、深圳、长春等城市出台的控烟条例被舆论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虽然这种“最严”显示了城市决策者、立法者控烟的决心,但很显然,这种“最严”还只是“纸上最严”,控烟令能否“落实最严”,从过去一些城市的情况来看不容乐观。
  以长春为例,去年3月初开始实施防止烟草烟雾危害办法,和北京的控烟条例有很多相似之处,要求所有公共场所室内全面禁烟,并提出了卫生监督机构“一家执法”的控烟模式。但媒体记者发现,部分学校、医院和大部分中小餐馆、宾馆仍旧是监管难点,违规吸烟现象比较常见。
  为落实“史上最严控烟令”,北京有关部门不但组建了控烟卫生监督执法协调小组,而且1000多名卫生监督执法人员将会行动起来,同时开通了12320投诉电话方便市民举报。但《北京日报》最近仍指出,最严控烟令执法面临五大难点。可见,“最严”控烟令要想执行到位,还有不少现实难题需要破解。
  即使“史上最严控烟令”执行不打折扣,笔者认为,实际控烟效果恐怕也有限,这是因为,条例本身的惩罚力度还不够。比如,根据北京控烟条例规定,个人违规吸烟的,可以处50元罚款;拒不改正的,处200元罚款。这样的处罚力度相比其他一些国家,威慑力有待进一步提高。
  以巴西为例,个人在公共场所吸烟最高可被罚款1600雷亚尔(约合4800元人民币)。另外,一旦餐厅酒吧等被发现有人抽烟,第一次会被重罚,第二次罚金加倍,第三次停业整顿48小时,第四次则停业30天。正因惩罚如此严厉,禁烟效果十分明显。所以,我国控烟令不能停留于“最严”,下一步还要“更严”。
  笔者以为,要警惕一些城市的控烟条例被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之后,陷入孤芳自赏。“史上最严控烟令”只是相比以往控烟制度而言,但坦率地说,以往控烟制度还谈不上有多“严”,否则,卷烟生产总量不会快速上涨。我们不能只和自己过去的控烟制度比,还应该与其他国家的控烟经验来对比提升惩罚力度。
  总之,无论是制度本身,还是制度落实,在控烟效果没有达到预期之前,我们不应该满足于“史上最严”,而是要从“最严”向“更严”不断迈进。尤其是,除地方立法控烟力度需要不断加大外,国家版控烟令更要给力。《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去年11月征求意见后至今尚无下文,期待早日出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