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6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视点
8 4/8 3 4 5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谣言产生折射网络言论自由权滥用
· 农村公墓乱象丛生行政执法如何公平合理
· 商业秘密泄露案受害者维权为何如此之难

离职员工泄露企业商业秘密被捕后侵权产品仍生产销售
商业秘密泄露案受害者维权为何如此之难

( 2015-06-01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视点
  □本报记者杜萌
  5月21日上午,太尔胶粘剂(广东)有限公司一名经理携带举报信走进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信访大厅,将一份多达6页的举报文字郑重递进窗口。
  接访检察官签收举报信后告知来人,检察机关将于3至6个月后予以答复。
研发主管工程师辞职
  2013年12月31日,从广东太尔离职的化学工程师朱某某因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犯罪被公安机关逮捕。
  广东太尔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是太尔化学工业跨国集团在中国设立的最大工厂,公司拥有多项全球领先技术和中国专利。自2003年11月建成投产至2013年年底,这家企业10年来实现产值超16亿元人民币,在中国胶粘剂行业以其技术先进的零排放、零污染居领先地位。
  广东太尔厂址坐落在广东省高要市金利镇。
  记者前往该公司了解案情时,公司人事部门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朱某某离职前曾任公司技术部门主管,是公司两名研发化学工程师中的一个,他自大学毕业就来到公司工作近8年之久,主持并参与了多项重要产品的研发全程,还负责产品售后维护指导、跟踪服务,能够广泛地接触客户。
  “朱某某主动向公司提出辞职,我们很意外。”
  记者看到公司人事档案中存有朱某某本人签字的一页离职证明书,上有文字载明:
  “朱某某先生主动向公司提出辞职,并自2011年12月12日起,由于朱某某先生个人的理由及原因,其本人离开公司后再未返回公司上班,该员工与本公司所签订的劳动合同及建立的劳动关系依法于2012年3月6日予以解除。”
  记者注意到这份离职证明书中写有一条特别提示:“其本人与公司签署的《保密竞业协议》所约定保密义务和竞业限制条款并不因本劳动关系的解除而终止。”
  记者还看到公司人事档案中保存的朱某某于2008年5月13日与公司签订了满满两页纸的《保密竞业协议》,这份协议极为详尽地规定了员工保密条款。
  据记者了解,“竞业限制”是指用人单位对负有用人单位保守商业秘密义务的劳动者在劳动合同、知识产权权利归属协议或技术保密协议中约定的竞业限制条款,即:劳动者在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后的一定期限内不得在生产同类产品、经营同类业务或有其他竞争关系的用人单位任职,也不得自己生产与原单位有竞争关系的同类产品或经营同类业务。限制时间虽然由当事人事先约定,但不得超过两年。
  据公司人事部门一位负责人回忆,朱某某在离职证明书上签字后,拒不按照公司离职规定办妥相关手续,拒绝接受公司在他离职后支付的竞业限制补偿费用,他还经常不接电话。公司担心朱某某被商业竞争对手挖走,朱某某声称他去一家贸易公司任职,与老东家的业务没有关联。
化名现身同行业公司
  胶粘剂行业“圈子”不大。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广东太尔在本公司这名研发工程师诡异离职后,通过客户反馈和市场调查发现,广州市长安粘胶制造有限公司包括该公司下属的番禺公司和广州市越泰贸易有限公司销售的几种粘胶产品,与广东太尔三个产品在主要功能和性状水平上高度相近。而在朱某某离职前,经营疑似侵权产品的几家公司并不生产和销售上述各类粘胶产品。
  更加吊诡的是,朱某某不仅以“陶友亮”化名出现在长安公司的员工榜上,还以该公司技术人员的身份向客户提供产品售后技术服务。
  朱某某辞职一年后,广东太尔依据自行调查掌握的大量证据向高要市公安局报案。公安机关立案侦查4个月后,朱某某因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被抓获归案,并于2013年12月31日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案件内情呈现出如此脉络:
  2011年底,长安公司为获取广东太尔的商业秘密,以其关联公司广州越泰贸易有限公司的名义,由其公司经理负责联系朱某某,高薪聘请朱某某到长安公司工作。
  朱某某在与广东太尔合同未满期间主动提出辞职,并在未得到公司批准的情况下离职,违反公司管理制度及其本人与公司签订的保密协议,私下与同行业竞争对手相互勾结,使用了广东太尔三种产品的配方和工艺技术,制造相同或相似产品,严重侵犯了广东太尔的商业秘密,给广东太尔造成直接损失合计约11258954.81元人民币。
  侦查机关在搜查、提取涉嫌侵权样品后,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进行鉴定,鉴定报告结论称公安提取到的涉嫌侵权样品与广东太尔同类产品“实质相同,具有一致性”。
“明知应知”悬念何在
  2014年2月27日,侦查机关向检察机关移送了朱某某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的起诉意见书后,高要市人民检察院两次退回案件,要求侦查机关补充侦查。
  高要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一位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案情时说,由于没有证据证明长安公司法定代表人具有侵犯广东太尔商业秘密的主观故意,上级单位和高要市检察院对本案进行过会商和监督,未将长安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关联公司作为共同嫌疑人处理。
  广东太尔难以接受办案机关的上述解释。
  广东太尔律师刘远鸿告诉记者,本案检察机关归档的事实和证据足以证明:朱某某是长安公司入册员工,化名“陶友亮”;朱某某长期在长安公司实验室进行侵权产品的试验和改进工作,长安公司的技术人员经他指导;长安公司车间大量生产侵犯太尔公司商业秘密的产品;长安公司大量销售侵犯太尔公司商业秘密的产品。本案庭审时公诉检察官指出朱某某是长安公司员工,并提出大量证据证明。
  这位律师特别提及,经侦查机关查明,长安公司法定代表人与涉案关联公司负责人之间均为亲属关系,长安公司及关联公司为规避法律追究,实施了一系列防护性行为。更让广东太尔无法忍受的是,即使在朱某某被逮捕羁押几个月后,长安公司仍在继续生产和销售侵犯太尔公司商业秘密的产品。
  据记者了解,针对侵犯商业秘密这类罪案的审理,凡是涉及间接侵犯商业秘密包括过失罪的形式判定,尤其对“应知”的认定,具有重要的诉讼意义。
  广东太尔律师怀疑本案长安公司及关联公司、实际控制人明知或者应知他人违法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认为其获取、使用广东太尔的商业秘密应被视为侵犯商业秘密。
侵权产品继续生产销售
  5月21日,广东太尔向肇庆市检察院反渎局举报,指控其下属检察机关在本案审理中违反常理办案,存在包庇、“遗漏”主要犯罪嫌疑人的嫌疑,严重侵犯了受害人的合法权益。
  “本案遗漏了主要犯罪嫌疑人。”广东太尔律师向记者罗列举出侦查机关和检察机关已经查证到的涉罪事实:
  ——长安公司与广东太尔同属胶粘制造行业,但此前从来没有生产和销售本案侵权产品;
  ——长安公司在朱某某没有离职情况下聘请朱某某到公司进行侵权产品的技术试验和进一步研发;
  ——朱某某在长安公司化名“陶友亮”,他在长安公司内一直以陶友亮名义开展工作;  
  ——长安公司为朱某某购买汽车,汽车登记在朱某某名下,而从银行提供的购车资料中证实朱某某是长安公司员工;
  ——用越泰公司与朱某某签订劳动合同,用椰盛公司为其购买社保,该公司均为长安公司的关联企业,签订劳动合同及购买社保过程中不可能不知道其真实身份;
  ——以长安公司老板的亲属、亲戚多人多次变换个人银行账号向朱某某支付工资,明显违法、违规、不合常理发放工资;
  ——关联公司及亲属关系事实已经公安机关查证;长安公司聘请朱某某任技术负责人,并负责侵权产品的技术生产及售后技术服务。
  长安公司在朱某某于2013年年底被捕后仍然继续大量生产和销售侵权产品,且公安机关从其销售的客户提取的样品与广东太尔的样品再次委托专业机构进行对比鉴定,结论仍然是与第一次鉴定结论相同。
恶意侵权行为应受制裁
  记者被告知,广东太尔就本案涉嫌漏罪、漏诉侵犯商业秘密罪共同犯罪的主犯、单位犯罪多次向各级侦查机关和检察机关相继发出函件,截至记者前去采访之时,这类盖有公司印章、标明发出时间和接收单位的文书已多达15份。
  令广东太尔遗憾的是,公安、检察机关面对异议,一开始称长安公司及关联公司、实际控制人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随着本案证据越来越多,又称“长安公司及关联公司、实际控制人犯罪证据不足”。
  广东太尔公司一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国务院办公厅在今年年初下发了《关于转发知识产权局等单位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的通知》,通知中提到“要依法加强对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的审判工作”,“让恶意侵权等行为受到有效制裁”。他们期盼司法机关真正能切实承担起国家保护知识产权的承诺与司法公正神圣职责。
  记者前往高要市人民法院了解情况获悉,高要市人民法院于2014年10月10日对本案进行了第一次开庭审理,今年1月13日再次开庭审理。时隔一个月,法院在2月23日作出延期审理决定,将案件退回高要市检察院补充侦查。
  经该院一名接待记者采访的负责人表示,该院已经注意到受害公司反映的情况,将采取适当途径依法与检察机关进行沟通,公正审理此案。
  最后,这位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证实,本案将于近期再次开庭审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