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6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视点
8 4/8 3 4 5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谣言产生折射网络言论自由权滥用
· 农村公墓乱象丛生行政执法如何公平合理
· 商业秘密泄露案受害者维权为何如此之难

山东近期发生多起造谣事件引发广泛关注
谣言产生折射网络言论自由权滥用

( 2015-06-01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视点
  网络空间中,主体之间的交流都是通过匿名的方式实现的,道德、法律和传统习俗等社会压力对言论主体的约束相当有限。
  权利与义务是统一的,网络言论自由权的滥用典型地体现为权利的扩张与义务的缺失,这于情于法都是有问题的。只有深知自身行为的法律后果和所要承担的义务,才能依法行使网络言论自由权,避免传播虚假信息
  □本报记者余东明
□本报见习记者徐鹏

  5月28日,《法制日报》视点版以《微信散播安丘被拐女童遭杀害消息 男子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被行拘》为题,报道了在山东省潍坊市安丘“5·20”女童失踪案侦破过程中,孙某某因造谣女童被杀害而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7日一事。
  记者梳理发现,山东近期已发生多起造谣事件。除此之外,还有“淄博周村出现百人团伙偷孩子”、“奔驰碰瓷拦路抢劫东营市垦利县”等等,虽然造成了一定的社会恐慌,但公安机关都在最短时间内予以辟谣,引导了舆论,避免了更大危害。
  相关人士指出,当前谣言产生的背后,虽然原因多样,形式各异,但折射的却是公民网络言论自由权的滥用。要治理谣言,既需要严惩造谣者,更需要从源头上加强公民自律意识,使其依法行使网络言论自由权。
网络谣言引发社会恐慌
  5月上旬,一条“淄博周村出现百人团伙偷孩子”的信息在微博、微信圈、QQ群中广泛传播,称在周村已丢失三个孩子,偷孩子的两个人被抓后交代,“这一次他们这个团伙派了一百多人,专偷七岁以上的孩子,是要人体器官,肾脏什么的”。
  乍一看,内容说得有头有尾,貌似真真切切,很多网友予以转载,引发了社会恐慌。5月13日,淄博市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通报称,该信息属于谣言,造谣者刘某因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10日。
  无独有偶。5月5日,优酷网发布题为《奔驰碰瓷拦路抢劫东营市垦利县》的视频,后相继被爱奇艺、腾讯等网站转载,引发社会高度关注。受害车主称,报警却等不到警察,而且认为追撵自己的一伙人是专门晚上出来碰瓷的,搞不到钱就明抢。
  5月11日,垦利县公安局通过微博通报称,违法嫌疑人王某因涉嫌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并称标题为“奔驰碰瓷拦路抢劫东营市垦利县”的内容与事实不符,公安机关将对发布不实信息的当事人依法进行调查处理。
  近日,山东省梁山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批准逮捕了方某,原因是身为汽车区域销售经理的他,编造“杨嘉罐车发生爆炸”的虚假信息,并在其从事罐车行业企业人员的微信“朋友圈”里广泛传播,以此打压竞争对手企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80余万元。
治理谣言需严惩更需自律
  “顾名思义,谣言是缺乏事实基础,但被捏造出来并通过相应载体和途径予以传播的言论,上述案例均具备这一特征。”山东大学法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表示,虽然造谣者编造谣言的原因多样,有的是出于好奇,有的是情绪宣泄,有的是艳羡虚荣,有的是利欲熏心,总之他们都误导了舆论,造成了一定的社会恐慌,因而也付出了相应代价。
  这位教授说,从本质上看,当下谣言产生的实质正是公民对网络言论自由权的滥用。这种权利是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在网络空间的自然延伸,也就是人人享有在微信、微博、QQ群、论坛、贴吧等网络社交平台发表言论和意见的权利。
  “在网络空间中,主体之间的交流都是通过匿名的方式实现的,道德、法律和传统习俗等社会压力对言论主体的约束相当有限。”这位教授说,从法理学角度讲,当人处于没有社会约束力的匿名状态时,容易做出宣泄原始本能冲动的行为,此时以一种非理性的观点来评价理性或非理性事件,或者说以一种本身就缺乏监督的机制来监督社会、他人,这本身就是错误的。
  “权利与义务是统一的,网络言论自由权的滥用却典型地体现为权利的扩张与义务的缺失,这于情于法都是有问题的。”这位教授说,要治理谣言,在严惩造谣者的同时,还需加大宣传教育强化公民自律意识,使其树立正确的权利义务观,“只有深知自身行为的法律后果和所要承担的义务,才能依法行使网络言论自由权,避免传播虚假信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