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6月0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人大立法
8 3/8 2 3 4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带顶带盖”的吸烟最高罚两百
· 图片
· 各地控烟立法扫描
· 控烟条例未给“领导办公室”开口子
· 民政局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案入选
· 未成年人国家监护制度应写进民法典

控烟条例未给“领导办公室”开口子
专家讲述强势控烟背后的立法博弈

( 2015-06-01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人大立法
  □ 解读
  □本报记者朱宁宁
  “之所以用地方立法的形式强势控烟,就是要赋予民众捍卫自己健康的法律权利,保护公众不受二手烟危害,提高全社会的维权意识,每个人都有权去制止吸烟行为。”作为《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起草、调研的全程参与者,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今天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此次北京以地方立法的形式出台控烟条例并不是补补修修,而是在“废改立”,废止了原来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狭小范围,扩大到室内全面禁烟。
  “在立法中,我们十分注重民主立法和科学立法,使得这部法规具有一定的超前性。”张建枢说。
  立法过程必然伴随反复博弈。“文明吸烟”的提法为什么会在《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中被抹去?公共吸烟室是部分有条件的保留还是一律砍掉?“共用工作空间”如何理解?张建枢向我们讲述了京版最严控烟令出台的台前幕后。
立法进程稍显缓慢
  张建枢首先用“缓慢”来形容北京的控烟立法进程。他介绍,北京的控烟立法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
  1995年,北京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北京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规定》。规定电影院、影剧院、剧场、火车站、商场、医院等八类公共场所禁止吸烟,但是相对来说,面比较窄,不广泛。
  2008年,北京市政府颁布了《北京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范围若干规定》,扩大了禁止吸烟的范围,体育场馆实行全面禁烟,实现了无烟奥运的承诺。当时,国际社会给予北京很高的评价,但在张建枢看来,没能借奥运的契机出台地方控烟立法是一大遗憾。
  2013年,北京控烟条例的专家意见稿出台,之后,该草案历经一审、二审和三审,在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并进行深入实践调研之后,2014年11月28日,条例在北京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上通过,于2015年6月1日起正式施行。
“文明吸烟”提法被删
  回顾整个立法过程,张建枢介绍,为了让广大民众都参与到这部地方立法中,此次立法过程中的一审、二审和三审,都广泛征求了社会各界的意见。各方利益主体也在不断进行博弈,最终在坚持民主立法、科学立法的前提下,出台了这部体现社会文明进步的法规。
  在最初的一审草案稿中,出现了“提倡文明吸烟”这个说法,即不乱扔烟头、不乱弹烟灰等。当时有很多专家就指出,“文明吸烟”这个提法是不妥的,认为文明与吸烟两者不可能并存,吸烟本身就是不文明不健康不科学的行为。如果给它冠上“文明”一词,那就不能进行控制。交涉多次后,最终“文明吸烟”这个词就被删去了。
机场吸烟室终被取消
  更大的博弈出现在是否保留公共吸烟室的问题上。
  一审稿中曾规定,机场等可以保留独立通风的吸烟室。为了了解实际情况,张建枢参与了多次实地调研。
  让张建枢印象最深刻的是去首都机场T3航站楼实地调研,现场情形令人担忧。“当时共有6个吸烟室,我走访了其中的3个。这些吸烟室号称花了20万美元购买的独立通风系统强大到可以抽出烟雾,可是刚靠近吸烟室区域,呛人的烟味就扑鼻而来。进到室内,更是感觉浓烟密布。当时屋里大概有三四个烟民,甚至他们自己都跟我说受不了,赶紧抽几口就走了。”张建枢说。
  “那时候正是冬季,从吸烟室出来之后,吸附在大衣外套上的烟味久久不能散去。一手烟是吸烟者吸到自己肺里,对自己造成危害;二手烟是他呼出来或者是冒出来的烟被别人吸进;落在身上、纺织品上,尤其是屋内窗帘、地毯上吸附的烟的颗粒会进行第三次挥发,造成危害,这叫三手烟。一手烟、二手烟和三手烟都会对人体造成危害。”张建枢说,现在有研究证明,吸烟室根本起不到防止烟雾扩散、不对别人造成危害的作用。
  这次调研让张建枢坚定了想法,必须要取消机场等室内公共场所的吸烟区。而这对于一些公共场所的管理者来说,尤其是机场,无疑加大了管理难度,他们担心会造成乘客偷着吸烟引发火灾隐患,会遭遇乘客抵制,可能会导致一些治安案件等。为此,机场方面反复交涉。
  “但鉴于这种行为的危害性,仍然要坚决禁止。我们认为,你可以吸烟,那就在室外开辟出一个区域。经过反复交涉,首都机场方面也到其他地方去看了看,包括青岛等已经取消室内吸烟室的机场,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所以首都机场最后也同意不保留吸烟室。”张建枢说。
吸烟楼层未被保留
  除了机场吸烟室,张建枢还透露,草案一审稿中还曾经规定酒店可以设立低于整个楼层40%的吸烟楼层。“这个规定也是有问题的,比如,你如何保证你预留的吸烟楼层的烟道是独立通风的呢?如何进行执法检查?难道要钻进烟道去挨个检查?这样无疑会大大增加执法成本,对今后的执法很不利。”张建枢说,最终,在深入调研基础上,经过与酒店业反复沟通,这条规定也删去了。
  此外,围绕如何界定“工作场所”,有人曾经提出过“共用工作空间”禁烟即可,想留出一个口子,即几个人在一块办公的地方,可以不让吸烟。但是独立的单人的工作空间是可以吸烟的。“这个提法当时遭到了一片拍砖和吐槽。”张建枢说,一般谁有独立的工作空间呢?很多就是单位的一些领导、负责人,开了这个口子,无疑是不公平的。最后中办国办发出通知,要求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止吸烟。
  “此次控烟条例的整个立法过程都是公开公正透明的,这也使得这部法规成为一部体现善良文明进步幸福的地方性法规。”采访最后,张建枢强调,现在实现全面的室内禁烟是世界大趋势,这是不可改变的,我们要努力赶上。此次立法也是一次与国际的接轨。
本报北京5月31日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