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4月1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政法·司法
8 5/8 4 5 6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首办负责制对上访事项跟踪到底
·  源头治理信访问题解决在基层
· 监管不力致农村骗贷案多发
· 建家暴案例库保护妇儿权益
· 网晒减刑假释案件裁判文书
· 云南殴打保安法官停职调查
· 海南启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
· 许志永领4年徒刑
· 学生被报考公务员
· 宣城中院院长被捕
· 安全救出车下幼儿
· 发新人民币为谣言
· @高华赟爸爸为假

司法部人民群众来访接待室让上访人有怨可诉有难可解
首办负责制对上访事项跟踪到底

( 2014-04-12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政法·司法
  ①
  ②
  ③


  

  图①为司法部人民群众来访接待室工作人员冯铁军(右)接待来访群众。
  图②为司法部人民群众来访接待室。
  图③为冯铁军(中)向来访群众释法说理。
  本报记者王建军 摄
  □本报记者周斌
□本报见习记者王开广

  4月1日上午8时50分,北京大杨家胡同20号——司法部人民群众来访接待室门口,56岁的李义拿着把大笤帚,埋头扫着地。为反映司法不公,辽宁人李义近年来一直在京上访,并多次在闹市区爬吊塔、拉横幅;而最近的大半年里,他每天都来这里,不吵不闹,主动清扫街道。
  “冯主任是我遇到的最好信访干部,他耐心倾听、如实反映我的冤情,在我特别困难时还救助我、保护我。”李义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就想干点力所能及的事回报冯主任,“来这儿上访,我绝不会干出格的事”。
  李义口中的冯主任,便是司法部人民群众来访接待室工作人员冯铁军。记者见到,距上班时间还有10分钟,但群众来访接待室的大门已经打开,冯铁军和另一名工作人员马可正在窗口接待来访群众;现场已有6名上访人员,他们依次排队反映情况,秩序井然。
  从四川来上访的李某反映称,在之前监狱服刑期间,超强劳动导致他患上了职业病,他要求赔偿。刚开口没说两句话,李某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口中带着骂声,并伴随着较大幅度的肢体动作。
  “咱俩有过节吗?”冯铁军问。
  李某一愣,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老指着我骂呢?”冯铁军说。
  这番对话,惹得周围其他上访人都笑了起来,李某也感到不好意思,连忙道歉。
  平复了情绪,李某反映问题更有逻辑性,冯铁军听得认真,还时不时记录下要点并进行核实,然后拿出一份“来访登记表”,将李某的身份信息、联系电话、来访诉求等一一记录下来。冯铁军明确告知李某,司法部将把他的上访事项通报给四川监狱管理部门,转交其办理,20天后,他可以去省监狱局查询办理情况。
  “很多上访人反映问题时,情绪是比较激动的,冲我们嚷嚷甚至开骂。”冯铁军说,为了缓和气氛,他通常会抓住机会开个小玩笑,或学学上访人的口音,以此拉近距离,确保接访顺利。这也是他干了10多年信访工作的经验。
  当天上午,群众来访接待室一共接待了10批次的上访人员。“干信访接待工作,耐心倾听是非常重要的,这不仅是对上访人的尊重,也有助于消除他们的怨气。”冯铁军说。
  黑龙江人王某,原来在监狱开车,交通肇事后被取消转干机会,他不服常年上访。去年10月,他来到群众来访接待室,冯铁军认认真真听他诉说了一个多小时,临走前,王某鞠了一躬道:“终于遇到一个愿意听我诉苦的人,谢谢!”
  记者注意到,为了方便上访群众,群众来访接待室的工作人员自制了一批便条,上面印着去往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中纪委等部门信访接待处的详细坐车路线。   “平日里,我们每天接访20批次左右的上访人员,其中有三分之二不属于我们受理范围。”马可说,属于司法部受理范围内的,做好来访登记,录入电脑,统一汇报至部里,由部里通报地方,转办、督办;不属于司法部受理范围内的,做好解释工作。
  据司法部办公厅信访办副主任蔡建华介绍,来司法部上访反映的问题,主要集中在监狱、司法鉴定、公证、律师服务等四个方面。这两年来,中央三令五申不得截访、拦访,各级司法行政机关认真贯彻中央精神,畅通上访渠道,到群众来访接待室的上访人员有较大幅度上升。
  最多时,接待室一天接待上访人员达150批次,10平方米左右的接待室容纳不下,工作人员就到胡同里或把上访人员请到休息区接访,经常忙得中午顾不上吃饭,晚上很晚回家。
  “在我们这里,不管多晚,接待完当天最后一名上访人员才能下班,决不推到第二天。”冯铁军告诉记者,群众来访接待室实行首办负责制,谁首次接待了上访人员,就对该上访事项跟踪负责到底,避免群众反复阐述。
  在蔡建华看来,做好一名信访干部,要有耐心、责任心、同情心;专业知识要强,了解司法行政系统的各项业务;还得有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因为每天接触的大多是负面信息。
  但一切的辛苦,很容易因为给群众解决了问题而烟消云散。去年,山东一起水产养殖赔偿案件,法院委托的一家司法鉴定机构,分别两次对该案进行鉴定,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导致20多人到司法部集体访。接待他们的蔡建华了解情况后,立即与山东司法厅联系核实,今年元旦前后,该司法鉴定机构撤销了第二份鉴定结论。前几天,几名上访群众还特意赶到司法部表达感谢。
  “除了现场接访外,群众还可以来信访、电话访、网上访,今后,我们将不断完善工作机制,畅通信访渠道,让群众有怨可诉,有难可解。”蔡建华说。
本报北京4月11日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