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3上一篇  4下一篇  
返回本版列表    点击率:  字体: 放大  默认  缩小  
声音
8 7/8 6 7 8 > >|
PDF版
本版面文章
· 声音法治
· 习惯性崩溃欠一个解释
· 扒坟烧棺于法无据与理相悖
· 抢穷帽子,对扶贫模式应反思
· 尚方宝剑难敌法律之剑
· 图说世象
· 拯救廉价药需对市场进行必要兜底
· 全面禁烟罚单不能难产
· 催款通知
· 法定代表人变更公告

抢穷帽子,对扶贫模式应反思

( 2013-12-30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声音
  这种单纯的输血式扶贫模式,极有可能让地方官员有更多的资源支配权,使贫困地区的政府先富起来,而不会真正促进区域经济的发展,也不会实现民生方面切实的改善
  □吴学安
  近日,审计署公布了19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财政扶贫资金审计结果。记者统计发现,有11个县存在贪污侵占扶贫资金的问题;10个县违规支出招待费用于请客、送礼、旅游等,违规总金额接近1110万元;17个县存在各种骗取扶贫资金的事实,总额超过了2150万元(12月29日《京华时报》)。
  近年来,乐当贫困县,不愿摘穷帽子,在一些地方成为不争的事实。如在湖南省新邵县曾出现“热烈祝贺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横幅,不失为耐人寻味的黑色幽默。又如黑龙江省海伦市为了达到国家级贫困县标准,不惜弄虚作假,有意压低相关数据,把全市农民原本年人均纯收入的6695元调为不足1300元,为了戴上穷帽子,他们还到处拉关系、托人情。去年国家对592个贫困县名单进行11年来的首次调整,导致各地对贫困县穷帽子的争夺异常激烈,而有人申请加入却无人请求退出的尴尬,更成为对现行扶贫机制的一次拷问。
  发展才是硬道理。或许在多数人眼里,改革开放已经30多年了,没人再以贫为荣了。的确,假如只是一顶穷帽子,当然不至于让一些地方如此这般趋之若鹜。之所以这顶穷帽子不仅没人嫌弃,反而还被争之唯恐不及,以戴穷帽子为荣,其实这不仅仅是一顶帽子,它意味着将能得到许多实质性的财政支持与实惠。时下,一些地方对穷帽子确有沾沾自喜的理由,因为一旦入选贫困县,便能拥有看见或看不见的实惠。据报道,国家每年下拨巨资用于贫困县的扶贫开发,至于其他好处也自不待言,比如东西扶贫协作,即发达的东部地区对口支援,再比如社会力量的扶贫。如此看来,一些地方对于戴穷帽子乐此不疲,属于“人之常情”。
  贫困本不可怕,怕的是人穷志短,怕的是权力思维、政绩观念、发展理念贫困。当穷帽子成了一场利益争夺战,贫困地区的认定恐怕已不仅仅是基于当地财力和民众收入这些朴素单纯因素来作出,相关领导的公关能力、与上级财政和评定部门的关系如何,也必然会影响贫困地区的认定。这样一来,最终胜出的究竟是不是需要扶贫的地区,就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现实中,很多地方之所以已经发展了却仍不愿意脱掉贫困县的帽子,还有一些地方,在已经戴了很多年穷帽子后还想继续再戴穷帽子,都源于他们尝到了扶贫政策带来的好处。而这里面最实际的一项好处就是来自国家财政拨款的真金白银。由此也引发不少地方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争抢贫困县帽子的怪象。
  国家级贫困县的评定,发端于1986年的国家扶贫开发政策,现已走过了27个年头,目前中国共有59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旗、市)。这种以县为单元进行资源分配的扶贫模式,对改善贫困县人口的生活境遇无疑大有裨益。但这种以贫困县为主导的分配扶贫资源的方式是否要改进,却有许多值得反思的地方:一方面,从各地争抢穷帽子的怪象背后,可以反向论证现行扶贫评估体系的缺陷以及扶贫资源分配中存在的普惠性不够、精准度较差而随意度过大等问题。
  另一方面,假如贫困地区一味等待国家给资金、给优惠,必然失去发展的动力,尤其是这种单纯的输血式扶贫模式,极有可能让地方官员有更多的资源支配权,使贫困地区的政府先富起来,而不会真正促进区域经济的发展,也不会实现民生方面切实的改善。
  常言说,扶贫先扶志。从这种意义上讲,国家创新扶贫的体制机制,推行开拓式扶贫势在必行,由输血式转变为造血式,在资金、政策、机会和合作等方面帮助贫困地区,才能增强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

   
相关文章: